2012年春节,家有两件事可庆:一是把83岁的老母亲接来 济南 过节;二是小女节前顺利通过 山东 大学保送生考试,提前迈入大学门。想想节后有几天假期可以利用,与其闷在家里发呆,不如走出家门转转去,带着鲜出家门的老太太看看外面的世界。不过,这一转,有点儿远,出 山东 ,过 河南 、 陕西 ,翻秦岭,入 四川 ,在 成都 赶庙会,品小吃,五天3700多公里,不亦乐乎,不亦累乎!
正月初一: 济南 — 郑州 — 西安 — 汉中 -- 广元
2011年农历最后一天,在单位值了一天班。抽空做了一些出行的功课,原准备带着老人不要走太远,到 扬州 、 南京 、 杭州 转转足矣。但春节期间 江南 多雨雪,加上这条线路走过几次,对我缺乏足够的吸引。网上查看了 西安 、 成都 的天气,都还不错,更爽的是大年初一鲁、豫、陕高速公路均免费通行。于是临时改变决定,走蜀道,进 四川 。
由于时间仓促,准备不足,致使后来的行程有两次耽误,此是后话。
除夕,边看电视晚会,边收拾了出行吃的喝的,等晚会结束,在床上迷糊了两三个小时。早上五点半,在新年的鞭炮声中醒来,叫醒家人,煮了过年的饺子,七点出门,在小区门外,老母亲没忘烧纸钱,祈求一路平安。
7点半,车子驶上 济南 绕城高速南入口。虽然大年初一免费,但入口照样要领牌。几分钟后,转入济菏高速。这时,新年首轮太阳还没有升起,与昨晚阵阵鞭炮声相比,周围寂静了许多,只有远处农舍上空偶尔升起烟花燃放后的簇簇烟雾。9点左右,转入日东高速,行驶约二十分钟,忽然看到立交,转往 商丘 、 广州 方向。这就是近两年刚开通的济广高速了。后面有几辆车子也停了下来。我停车略一迟疑,觉得转 兰考 、 郑州 方向立交应该还在前面。继续前行,先看到的是 菏泽 服务区,虽然刚刚开了两个小时,但因为有老人、孩子,决定还是停车休息。虽然是大年初一,来往的车还是不少。出服务区后,走了不过二三公里,果然看到转往 开封 、 郑州 方向的立交。
2008年8月开车去 湖北 神农架 时,因疏忽错过这一立交,直行去了 菏泽 的 东明 县,不得已从下面跑了几十公里,在 兰考 重 上高 速。因此,这次格外小心。现在看来,路牌应该多一些指示,以免外地车辆走错高速。
从日东高速到南面的连霍高速有一段连接的高速路,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中间就是鲁豫交界收费站。当然,今天免费通行,跟收费员道了声“过年好”,130元的通行费不用交了,很爽,呵呵!
很快就到了 兰考 西服务区,记得以前经过这儿时总是停车加油,这次匆匆而过。在我印象中,位于豫 东北 的 兰考 交通发达,东西连接苏北沿海和 郑州 、 西安 ,南北贯通 山东 、 河南 、 湖北 ,直至两广。从 兰考 ,我们转西去的连霍高速,约半小时就到了 开封 服务区。老母亲很惊奇,说 开封 离 山东 怎么这么近。她老人家虽然不识字,但对宋朝一些故事却很了解。我想,以后有机会,一定带她去看看天波杨府。
从 开封 到 郑州 ,路上的车渐渐多起来。有不少是农村出来的面包车,不大遵守规则,在高速路上乱停乱跑。十一点多,过 郑州 ,高速路明显宽了。这时,地面飘起一层薄雾,但不妨碍行车。几十分钟后,雾消云散,太阳完全露出脸来。接近 巩义 、 偃师 两市时,进入丘陵(个人感觉是 太行山 南麓),道路变窄,且弯多。当地出行车辆明显增多,车速快,抢道,蛮横的很。
巩义 之后,连霍高速西行多是上坡。中午一点半左右,在 三门峡 服务区吃午餐。十五元一份的炒面,里面有青菜和鸡蛋,味道还可以。加油站依旧是中石油,只好放弃,前行到下一服务区(应该是 灵宝 ),终于是中石化,加满。接近潼关,黄河逐渐进入视野。
黄河经壶口瀑布后,沿晋陕峡谷一路奔腾南下,到潼关附近,受东西走向秦岭支脉华山阻挡,折向往东而来。风陵渡正处于黄河东转的拐角,是 山西 、 陕西 、 河南 三省的交通要塞,自古以来就是黄河上最大的渡口。千百年来,风陵渡作为黄河的要津,不知有多少人通过这儿,走秦入晋。有诗为证:“一水分南北,中原气自全。云山连晋壤,烟树入秦川。”
过了潼关,很快就到 渭南 市。高速路重新变宽,大约下午三点(比预计晚一个小时),转 西安 东绕城高速、南绕城高速。这时天变得阴沉起来,有些担心会下雪,因为还要翻越秦岭。
在 西安 绕城高速跑了二十多分钟,终于看到西汉高速指示牌。转西汉高速,半小时后接近秦岭,漫山遍野白茫茫一片。看来,年前这儿刚刚下了大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