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减贫故事)探访“淘宝水果第一县”:被农村电商改变的西南小城

  中新社成都11月1日电 题:探访“淘宝水果第一县”:被农村电商改变的西南小城

  中新社记者 贺劭清

  “这几天每晚都有雨,又赶上爱媛38号果冻橙大量上市,果农们天色刚亮便会去果园抢收,采果工一次要背一百多斤,很辛苦的。”对于“95后”电商主播何庆红而言,走进田间地头参与水果的种植、采摘、打包、发货,再通过网络“隔屏”分享给天南海北的网友,是自己从事电商直播一年以来每天最重要的工作。

探访“淘宝水果第一县”:被农村电商改变的西南小城

  图为10月13日,工人在蒲江的西南水果电商物流中心包装作业区忙碌。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何庆红供职的四川农产品直播基地位于成都市蒲江县。近年来在农村电商推动下,蒲江县从成都辖区内较为偏远的农业县,逐步发展为中国最大的跨区域水果电商枢纽之一,得名“淘宝水果电商第一县”,成为中国成千上万个被新经济业态、新技术改变的小城之一。

  为抓住疫下“宅经济”所带来的直播带货风口,今年7月蒲江县政府以“原产地+直播”方式建立了四川农产品直播基地。除了30余位像何庆红这样的全职主播,还有不少果农在此兼职。

  “基地人人都是主播,全民皆可带货,我们会为果农进行直播技巧、水果知识、视频剪辑的培训,让大家更好推广自己家乡的水果。”四川农产品直播基地负责人杨利介绍,虽然基地中不少年过半百的果农与“00后”“90后”全职主播相比上手较慢,但是与泥土打了一辈子交道所带来的亲切感,让他们拿起“新农具”——手机后,会带来比年轻主播更高的自然流量。

探访“淘宝水果第一县”:被农村电商改变的西南小城

  图为10月13日,工人在蒲江的西南水果电商物流中心运送货品。中新社记者 张浪 摄

  行走蒲江街头,时常能看到满载水果、呼啸而过的大货车,以及各类物流集散基地、电商产业园区的标识。2019年蒲江县累计实现电子商务交易额达146.08亿元(人民币,下同)。每天有80万件左右的生鲜快递从这座中国西南小城发往各地,除了猕猴桃、柑橘、糖心苹果等四川水果,越南、泰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和地区的特色生鲜也在此中转。

  五年前,退伍返乡创业的蒲江青年詹凯在天猫开办了自己第一家水果网店。“最开始做电商时,家乡有好水果但找不到好销售,果农种出的粑粑柑只能卖几毛钱一斤,去年年底粑粑柑已涨到8元左右一斤,快递费则从5元3公斤下降为2元出头。”在詹凯看来,产业扶贫是授人以渔,而农村电商则让“鱼”卖出更好的价格。

  当前蒲江县农村电商产业链从业人数逾3万人,占全县总人口的11%。在蒲江的西南水果电商物流中心,数百名工人正在挂着“加油双十一冲鸭”等宣传横幅的包装作业区忙碌。正为快递封箱的蒲江县西来镇村民陈兰介绍,自己家里有5人在电商物流中心工作,不少亲友加入了县里的专业采果队、打包队,有的甚至成为职业采购水果经理人,每年电商相关节日是大家最忙碌也最有获得感的日子。

  蒲江电商致富带头人、四川至诚农业科技负责人肖怀东回忆,随着蒲江农村电商发展,越来越多在外务工的年轻人回到家乡,在他们帮助下不少商家已熟练运用起电商新兴技术。今年“双十一”期间自己的公司除了备足货源,增加人手,还借助大数据对消费者喜好进行分析,根据华东地区消费者喜爱柑橘、珠三角地区消费者喜爱猕猴桃等消费习惯精准投放广告。

  数据显示,2020年1月至9月,中国832个国家级贫困县实现网络零售额2068.8亿元,同比增长24.1%。其中,实物类网络零售额已超过2019年全年实物类网络零售总额。

  “对于产业基础薄弱的地区,农村电商是一种起步快、消耗少、可持久的产业形态。”西南财经大学工商管理学院教授王祎表示,当前中国有不少类似于蒲江这样的小城通过发展农村电商解决农产品销售、农村人口就业以及提升农村地区的整体发展水平。未来通过培育新农人、电商企业等农村电商主体,做好产品标准、品牌建设、供应链管理,能让农村电商不仅“卖得好”,还能“卖得久”。(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