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四川新闻11月5日电 (黄明鑫 缪静)近日,在翻看江姐中学女足主教练田大友的QQ空间、微信朋友圈发现,从2007年9月6日起到今年9月的13年时间里,448个QQ相册,保存珍贵相片8256张,另有视频246个,堪称一部江姐中学女足队员成长、球队发展的纪录大片。

  田大友今年45岁,他2004年从一片黄沙地起步,带领队员们摸爬滚打,深耕细作。16年间,江中女足已斩获全国冠军4次、全省冠军11次,各级各类奖项150余项(次)。

  痴爱——

  从踢野球到专业教练

  “我(小学)三四年级就爱上了踢球,但没教练,踢的全是‘野球’!”谈及与足球的结缘,田大友非常感激在硬质合金厂子弟校读小学时的班主任邹达卫。受该厂职工中的足球爱好者和学校体育活动影响,这个老师眼中好动的小子从小就表现出对足球的挚爱。

  那时候,由于经常把厂里的玻璃窗踢碎,田大友和他所在的球队一度时期还被禁止过踢球。好在邹老师不仅关心学生们的学习,还注重体育锻炼,经常带着一群足球爱好者踢球。“蒙启得好,波折也不少,是足球奠定了我的人生轨迹,也成就了我的兴趣和事业。”田大友说。

江姐女中队员英姿。黄明鑫 摄

江姐女中队员英姿。黄明鑫 摄 

  田大友自小就有运动潜质,速度快、爆发强,又能吃苦,豁得出去,敢做动作,所以常干别人不干的守门员。

  1991年,全市举办首届“三好杯”初中足球比赛,他们这群踢野球的孩子就报了名,还夺得第三名的好成绩。通过这次赛事,体校教练魏水明从中选中了几个苗子。田大友等每周末到檀木林体育馆接受专门训练,运动生涯慢慢走上正轨。有一次,在与蜀光中学打比赛时,拼劲十足的田大友又被爱球如命的副校长李明高相中,鼓励他报考蜀光。

  初三毕业时,田大友面临读技校还是普高的选择。或许是世事弄人,当年技校招生名额为80人,田大友以第81名的成绩落榜。

  后来,通过班主任推介,田大友硬着头皮向全市足球传统项目学校蜀光中学寻找一线希望,无奈“体尖生”的测试时间已过。主教练便来了一场特殊测试——不经意地发了一记“飞球”,被田大友一个鱼跃飞身漂亮扑出。过了硬功关,再加上扎实的立定跳远、短跑基本功,田大友终于进了蜀光足球队。

  高中三年,田大友倍加珍惜机会,刻苦训练,不负众望,获得试点校调赛第二名、被评为国家二级运动员。毕业之际,他放弃报考重庆大学、四川大学等学校的其他专业,选择保送成都体院,就读该校首批运动系足球专业,最终成为了一名足球专业教练。

  痴情——

  一手带出“铿锵玫瑰”

  “双手要发力、打直……再来!很好!再坚持一下,最后一组!”近日,江姐中学训练场上,女足队员们热汗流淌。田大友一边鼓励,一边纠正姿势,手把手带着3名守门员进行加练。

  1998年,田大友从体院毕业。当时足球风最炫最猛。作为一名足球专业的高材生,他认为回到蜀光中学,报效母校是最好的归宿。

  但冥冥中,他与蜀光无缘,却与当时足球运动还属全市三流、尚在奋力突围的自贡十中(现江姐中学)系联在一起。受到李大中老校长的特别青睐和器重,田大友从此一往情深,一路走来爱校如家、爱生如子、爱队胜家。

  一开始,江姐中学并没有女足,只是在男足上下功夫拼实力,但始终被几所“国重”学校碾压。最好名次是全市第三名,不仅冒不了尖,更别说进省、冲全国。

  直到2004年,田大友根据形势判断,大胆提出走女足冷门,得到李校长首肯,并举全校之力为突围而战、为荣誉而战。自此,他日夜兼程,风雨无阻,团结带领教练组招兵买马,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开启了新的征程。

  2018年11月,学校高品质的新运动场投用,彻底改善了队员的训练条件,不再“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大家倍加珍惜,越发刻苦。

  一天的训练终于结束,田大友看到队员陆续离开球场回宿舍,一边提醒注意安全,一边说:“等一下,我去把操场的灯关一半。费电得很!能省一点是一点,学校的开支不少!”

  队员离场完毕,他会把操场的灯全部关闭,回到办公室拿一把手电,来到宿舍检查队员洗漱、休息的情况。虽有生活老师细心照看,但他依然习惯亲自去看一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