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四川新闻11月18日电 (邹立杨 杨尚威 任富慧)随着四川省泸州市人口普查工作的持续推进,近日,在泸州市龙马潭区特兴街道河湾村一位离家30多年的老人找到了家。

  “阿姨,你这个身份证都过期好久了,要不得了。”11月15日,正在河湾村进行全国第七次人口普查的普查员万小林到当地居民陈启华家里进行入户普查。在登记户籍信息时,一名在陈启华家居住的八十多岁的老人却拿出了一张老式身份证,身份证上的号码只有15位,系统无法录入,普查员询问老人其他信息时,翻来覆去老人也就一句话,“我叫舒远会,自贡人,‘40’年生的,其他的都不晓得了。”

舒远会老人的儿女前来特兴街道河湾村与老人相认。

舒远会老人的儿女前来特兴街道河湾村与老人相认。

  得知情况后,特兴街道十分重视,随即召开了专题会议,“人口普查,不能落下任何一户,不能漏下任何一人,要想方设法核实这位老人的信息,如果她有亲人的话,我们一定要趁这个机会帮助她找到亲人。其他村社区在人口普查的时候也要注意,是否有同样情况。”特兴街道党工委书记郭溱在会上再三强调。

  经了解,1995年5月,特兴街道居民陈启华在江苏徐州务工时结识了同在徐州当保姆的四川老乡舒远会,和陈大爷生活一段时间后,2012年1月和陈启华二人返回到泸州生活至今。

  如今已是八十岁高龄的舒远会,身体虽然还算硬朗,但听力已经大不如前,记忆更是衰退得厉害,对家乡的记忆越来越模糊,甚至记不清家在何方、家里还有哪些人。很多时候陈启华想帮舒远会寻找家里人,但在经济、身体等种种困难下只能作罢。

舒远会老人的儿女前来特兴街道河湾村与老人相认。

舒远会老人的儿女前来特兴街道河湾村与老人相认。

  核实完情况后,特兴街道的工作人员犯了难,目前唯一有价值的线索也就只有舒远会老人那张过期的老式身份证。但对仅凭一张老式身份证,就能够找到舒远会老人的家这件事。大家心里都没有底。果然,特兴街道派出所的民警在户籍系统里并没有查询到舒远会老人的信息,结果不遂人意。

  “应该是老人离家多年,又长时间无法联系上,在户籍地进行户口清理整顿时,她的户口已经被户籍地注销,加上地名的变更,才导致了户籍系统上查不到信息。”特兴街道派出所所长何光明分析并提出了建议,“现在只有先按她原身份证上的地址去富顺找看看。”

  11月16日一早,特兴街道派出所警官曾小明、户籍民警李丹同万小林就带着舒远会的老身份证奔赴到富顺县公安局板桥派出所。

舒远会老人过期的老式身份证。

舒远会老人过期的老式身份证。

  在富顺县板桥派出所的热心帮助下,大家得知老身份证上的富顺县新雨乡石高村现在的更名为富顺县李桥镇石高村。同时,大家还查询到李桥镇石高村现在就有一位叫舒远会的老人。

  一行人连忙来到了李桥镇石高村舒远会的家里,但这个舒远会并不是走失的舒远会老人。“可以让我看下身份证不?以前生产队里就有一个和我同名同姓的。”同名同姓的舒远会接过这张过期的身份证,一眼就认出来了:“这就是我们生产队跟我同名的舒远会,她走丢了好几十年了。”

  走丢了几十年的舒远会找到了的消息一下子在村子里传开了,周围热心村民随即热心地联系了舒远会老人的儿子李开友。

  李开友匆匆忙忙地赶到现场,当他看到身份证时,激动不已:“这就是我妈妈的身份证,三十多年前,父母因为家庭矛盾经常吵架,这张身份证办下来没多久,她出去赶场后就再也没有回来过,这些年我和妹妹一直都在四处寻找她的下落,直到父亲都去世了都没找到,没想到今天突然有了消息。”

  核对细节无误后,曾小明邀请他们兄妹到泸州再次确认信息。下午两点左右,李开友兄妹来到了河湾村,见到了舒远会老人,由于多年未见,容貌也都已经改变。大家都没有认出来。当女儿李开芬说起亲戚的名字,曾小明问她生产队是否有个同名的舒远会以前经常跟她摆龙门阵时,老人才慢慢地回忆起了过去的一些人和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