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四川新闻11月19日电 (王哲) 有着“万里长江第一县”之称的四川江安县剧专大道上有一处古老的建筑,青瓦、红墙、飞檐,在冬日暖阳照映下显得格外古朴而生动。门口围墙上,“中国戏剧摇篮”几个大字十分醒目,这便是抗战时期的江安国立剧专旧址。

  据讲解员介绍,旧址为清代建筑,占地面积1500平方米,建筑面积500平方米,系剧专在江安办学的部分校址,现为省级文物保护单位,免费向市民和观众开放。

“中国戏剧摇篮”-江安国立剧专旧址。 王哲摄

“中国戏剧摇篮”-江安国立剧专旧址。 王哲摄

  国立戏剧专科学校,始称国立戏剧学校,1935年创建于南京,抗日战争爆发后,该校先后迁于长沙、重庆等地,为了彻底摆脱战火的袭扰,1938年底,受江安乡绅的隆重邀请,迁于江安,并在县城的文庙安营扎寨,1945年夏复迁重庆,抗战胜利后,学校迁回南京。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剧专与原华北三大、延安鲁艺学院合并组成中央戏剧学院。

  据国立剧专史料江安陈列馆史料记载,抗战时期,四川江安作为长江边小县城,相对比较闭塞,物质条件也相当匮乏,但远离抗日战争的烽火,剧专师生在此躲过了南京大屠杀和重庆大轰炸,并以此为基地创作了大量优秀戏剧作品,师生们坚持排演抗日戏和进步戏,为抗日救亡运动起到了重要的宣传作用,对新中国戏剧影视艺术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

江安国立剧专旧址。 王哲摄

江安国立剧专旧址。 王哲摄

  剧专办校14年,校址几经迁徙,而在江安办学达6年之久,是时间最长,生活最丰富,也是最出成果的黄金时代,培养学生最多,公演话剧最多,为撒播中国戏剧艺术的种子而辛勤耕耘;为中国戏剧影视业培养了一大批艺术精英,四川江安因此被誉为“中国戏剧的摇篮”“中国戏剧的圣地”,蜚声海内外。

  沿着馆内第一至第十陈列室,剧专珍贵史料历历在目。曹禺在迁居江安以前就是有名的剧作家,他创作的《雷雨》《日出》和《原野》曾经轰一时,来到江安后,强烈的民族意识,国难当头的“去国怀乡”之情,使他创作灵感勃发,接连完成了《正在想》《蜕变》《北京人》等剧的创作,以及《家》的改编,这些剧中很多情节和人物的创作来自抗战时的所见所感。如今,剧专旧址还保留着曹禺当年用过的老旧书桌,《北京人》正诞生于这张书桌,曹禺写的虽然是北京人,但他的灵感来源,却是身边的江安人。

  抗战时期物价飞涨,剧专师生的生活十分艰辛,吃的是“八宝饭”,就是最差的糙米里还有老鼠屎、稗子、石头等杂物。菜是一两碟煎黄豆或者没有一丝油荤的煮白菜。喝的豆芽汤,一个大木桶里只有十几根豆芽,要从汤里夹到豆芽,似大海捞针般困难。

第五陈列室史料照片。 王哲摄

第五陈列室史料照片。 王哲摄

  剧专要生存,重要的途径就是演戏。但那时江安人的生活水平也很低,哪有多余的钱来看戏?时任校长余上沅便想出凭物看戏的办法:演出在收门票之外,没买票的只需交点吃穿用品便可入场。于是,师生们在江安逢赶场天的演出上,总能看到江安人提着一只鸡、一块肉、几棵青菜换票。

  在剧专陈列馆保存的一张照片上,记录了这艰辛的一幕——剧专师生演出曹禺作品《日出》,检票处的地上堆了一地蔬菜、草鞋等生活必需品。正在检票的一位老太太手里提着一块肉,旁边等待入场的观众则端了三屉馒头。当时,有观众为看戏,砍了半头猪肉送过来,在当年通货膨胀失控之时,这半头猪的价值远远超过了一张戏票,就连三屉馒头也比戏票值钱。但是江安人知道剧专师生困难,便选择以这样的方式帮助他们渡过难关。

  在抗战最为激烈的时刻,江安人热情接纳了剧专,剧专师生也为朴实的江安人送来了文化新风。从南京到重庆再到江安,江安人民与剧专师生之间的情谊,也犹如这浩荡的长江之水般深厚。

  时光荏苒,抗日战争胜利迄今已75年,江安国立剧专也成为四川十大文化地标之一。大师犹在,光影留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