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在线记者 徐莉莎 范芮菱 程文雯

  天府实验室,作为四川争创国家实验室的“预备队”,自从省委十一届八次全会提出至今,一直是四川科技圈的“顶流”。

  在今年的省两会上,天府实验室同样热度不减。政府工作报告和“十四五”规划纲要中均提出,聚焦空天科技、生命科技、先进核能、电子信息等优势领域,组建天府实验室,争创国家实验室。

  我们为什么需要天府实验室?它和省重点实验室有什么不同?四川又将如何建设?它们何时“出道”?记者从相关代表委员的采访中寻找答案。

  打造的国家实验室“预备队”

  强化四川基础研究能力,对接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布局

  说起实验室,四川还真不少。据统计,四川共有国家重点实验室16个,省重点实验室128个。

  已经有了较成熟的科技创新体系,我们为什么还需要天府实验室?

  省政协委员、科技厅厅长刘东表示,这是四川面向国家战略要求、面向世界科技前沿和自身优势领域而打造的国家实验室“预备队”。

  一方面,这源于四川加强基础研究的需要。根据省科技厅的公开数据,2019年全省基础研究经费占全省研究与试验发展经费的比重为5.9%。这一数据在全国是6.03%,也是我国历史上首次突破6%。

  乍一看四川和全国平均水平差距不大。但是纵观发达国家,这一比例多年来保持在10%左右。也正因为基础研究的不足,我国科技创新才会在诸多领域面临着“卡脖子”问题。

  如何补齐基础研究的短板?围绕这个问题,2020年12月,省委明确提出,在“十四五”时期甚至更长的时间,建设天府实验室。

  刘东说,国家实验室是一个开放体系,会聚集上百位顶尖科学家,对基础研究有了很强的带动作用。希望以此为契机,推动新型研发机构的建设,重构创新全链条,吸引更多顶级科学家来川发展,强化四川基础研究能力。让天府实验室成为四川原始创新、基础研究的重要载体,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策源地和动力源。

  另一方面,更核心的目的在于——创建国家实验室,对接国家战略科技力量布局。

  国家实验室是面向国家科技竞争,体现国家意志、实现国家使命、代表国家水平的大型综合性科技创新基地。2015年,党的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要在重大创新领域组建国家实验室。

  全国多地已相继布局。南向,广东省早已建设了一批省实验室;往东,浙江省已明确建设之江实验室、良渚实验室、西湖实验室、湖畔实验室;中部的河南省也在积极筹建黄河实验室。

  成渝地区要建设具有全国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争创国家实验室,对于实施科技强国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有战略性、变革性、基础性、全局性的深远意义。

  组建新型研发机构

  打破体制藩篱,突破核心技术

  对标国家实验室建设要求,作为“种子选手”的天府实验室也需要新型研发机构的形式来推进。“不是在现有机构的基础上‘换块牌子’,就成了国家实验室”,刘东说。

  原有的科研机构有自身的体制机制和任务要求,一定程度上也带来了机制不活等问题。建设国家实验室的目的,就是希望通过新型研发机构的组建,进一步聚集创新优势,突破核心技术,打破体制藩篱,迸发创新活力。

  例如浙江省就赋予了省实验室研究方向选择、科研立项、技术路线调整、人才引进培养、科研成果处置和经费使用等方面的自主权,实行实验室主任负责制和首席科学家制度。对符合条件的省实验室,还可赋予相应的职称评审权。

  记者了解到,天府实验室作为新型研发机构,未来在管理体制和运营机制上,也将有所创新。统筹配置优势科技资源,选择最优秀团队和科学家按新机制整合组建;在体制机制上创新,更有效地激发科技工作者的积极性;面向国际国内,建立人才流动机制;此外,还要有长期稳定的投入保证机制,做好条件保障。

  以往,国家重点实验室、省重点实验室,都是先建后批。“就像学生完成了学业,通过了考试,再给你一个毕业证”,刘东说。天府实验室则需要抢抓战略机遇,进行前瞻性布局,瞄准国家重大战略需求,有目标、有针对性地建设。

  记者了解到,天府实验室聚集区将落户天府新区,相关联的研究基地将遍布各地。一个聚集区,一批研究基地,一个创新网络,形成基础研究的区域布局体系,支撑四川基础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