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山不再是‘外国人的运动’,未来,我们要再培养50名高山向导,帮助更多孩子走出大山。”近日,在成都一幢写字楼里,四川川藏登山队创始人苏拉王平向记者谈起自己的新年计划:“过去五年见证了阿坝州冰雪旅游的快速发展,今后我们还要开发更多登山线路,补充‘新鲜血液’,助阿坝州冰雪旅游做大做强。”

  2022年北京冬季奥运会进入倒计时,“冰雪热”从中国北方蔓延到南方。四川省阿坝藏族羌族自治州(以下简称阿坝州)冰雪旅游资源丰富,境内有多座终年不化的雪山。随着滑雪、观光、登山、攀冰等冰雪主题旅游项目近年来逐渐走热,从事冰雪旅游服务,正在成为阿坝州年轻人就业的“新风口”。

  在阿坝州黑水县打古河畔的三打古村,高山向导成为最受年轻人追捧的工作,已有30多名年轻人先后加入苏拉王平的川藏登山队,占村里“80后”“90后”人数近70%。身材魁梧的泽东作是三打古村在登山领域“第一个吃螃蟹的人”,2009年,21岁的泽东作与登山结缘,“当高山向导之前,家里生活比较拮据,现在收入高了,还买了越野车。”泽东作透露,带“山友”攀登一次海拔超7000米的雪山,就会挣到15000元人民币左右的收入。

  “走出大山,才能看到外面的世界。”面对镜头,33岁的高山向导秋足说话腼腆,但他早已通过登山证明了自己:川藏登山队2019年登顶珠穆朗玛峰时,秋足正是队员之一,与40多支外国登山队在珠穆朗玛峰“同场竞技”,是秋足登山生涯中最难忘的回忆。

  除了登山、攀冰等新兴运动,滑雪也见证了南方人对冰雪运动渐长的兴趣。临近春节,位于阿坝州茂县九鼎山的太子岭滑雪场迎来一批批滑雪爱好者,陡峭雪道上,不时有人踩着单板飞驰而下,其中不乏6、7岁的小朋友。

  “2013年,太子岭滑雪场刚开放时,我们做过统计,四川能滑中、高级雪道的不足3000人。如今8年过去了,这个数字增长到3万。”太子岭滑雪场总经理龙小勇说。

  市场做大意味着更多的就业岗位,据龙小勇介绍,太子岭滑雪场每个雪季平均雇佣400至500名工作人员,其中70%是本地人。“我们计划把现有雪道延长至16公里,创造更多就业岗位。”

  太子岭滑雪场初级道上,阿坝职业学院大二学生吴柯雨双膝微曲,身体前倾,双手握着雪杖向前举起,她身边一名小朋友模仿的有模有样。曾是标枪运动员的吴柯雨,目前就读于阿坝职业学院休闲旅游专业,春节是滑雪场的旺季,她打算实习到开学,“阿坝州冰雪旅游市场前景广阔,现阶段尽可能积累经验,毕业后才能在‘冰天雪地’中一展身手。”(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