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四川新闻3月9日电(岳依桐 廖望 陈兴旺)夏天是中国人一年中用电需求最大的季节。届时,起于四川境内的±800千伏复奉、锦苏、宾金三大特高压直流又将全部进入满功率运行状态,以2160万千瓦的总输送功率,源源不断地将四川的清洁能源输送到中东部地区,日送电量预计超过5亿千瓦时。

  国网四川检修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仅2020年度,上述三大特高压直流就向上海、江苏、浙江等地累计输送清洁水电1011亿千瓦时,相当于减少电煤消耗约0.4亿吨,减排二氧化碳约1亿吨、二氧化硫约80万吨、氮氧化物约15吨。

2月26日,国网四川电力检修公司员工代金云、缪建兵对±800千伏锦苏线560#-565#塔开展巡视。田德均 摄

2月26日,国网四川电力检修公司员工代金云、缪建兵对±800千伏锦苏线560#-565#塔开展巡视。田德均 摄

  据了解,中国煤炭资源主要分布在西部和北部地区,水能资源主要集中在西南地区,东部地区的天然能源资源匮乏、用电负荷却又相对集中。在此基础上,如何合理配置资源、优化能源结构、促进中国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

  “西电东送”为此提供了答案。该工程将中国西部丰富的自然资源水能转化为电能,输送到电力供应紧张的东部地区,从而实现双赢。跨省区电能输送能力居全国前列的四川,就是“西电东送”的主力军。

  地处青藏高原和长江中下游平原过渡带的四川,山峦起伏,河流纵横,海拔落差大,水能资源丰富,是中国水电资源的重要产出地。据统计,四川水能资源理论蕴藏量达1.48亿千瓦。目前,四川水电装机容量居全国第一,成为中国清洁能源“西电东送”战略的主要送端之一。

  截至2020年底,四川水电外送累计电量已经超过1.1万亿千瓦时,很难想象,该省份曾饱受缺电之苦。1985年,四川省人均电量只有228度,为全国人均电量的一半;1987年12月,四川省日缺电3100万度,缺额高达45%以上。

  四川从过去的“缺电大户”蝶变为电能外送“排头兵”的背后,是四川电力人为克服输电通道建设之难、电网运维之难而做出的不懈努力。如今,四川正积极践行“西部大开发”战略、持续推动“西电东送”战略,为中国实现碳中和的进程贡献四川力量。

2014年12月,无人机首巡凉山地区覆冰输电线路, 保电网安全,这也是电网巡检模式由人力到人机协同的转变。王志奇 摄

2014年12月,无人机首巡凉山地区覆冰输电线路, 保电网安全,这也是电网巡检模式由人力到人机协同的转变。王志奇 摄

  电网蜀道四通八达 建设过程困难重重

  从缺电到送电,四川得以逆袭的转机出现在1998年。那一年,得益于长期以来对水能资源的不断开发和相关基础设施电网架构的进一步完善,四川终于结束了缺电的历史,电力开始相对富余。与此同时,巴蜀大地的无数电力人也开始共同书写“西电东送”的四川篇章。

  1998年,四川建成第一个500千伏输电线路工程──二滩500千伏送出工程。线路全长1400多千米,穿越大、小凉山的高海拔地区,技术和施工难度堪称世界之最。

  2002年,四川电网成功实现与华中、华东电网的联网运行,第一次实现川电东送,四川水电进入跨区、跨省优化资源配置的新阶段。此后,四川电网建设驶上快车道,电压等级不断攀升。

  目前,四川电网从局部电网已跃升为联通西北、华东、华中、西藏的枢纽电网,形成“四直八交”的联网格局,成为国家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的重要战略基地,在生态文明建设中的地位越来越突出。

  纵横交错、绵延起伏的电线构筑起四川境内的空中“蜀道”,四通八达的电网承载着中国最大的外送电力流。而要想实现长距离、大规模、低损耗地输送电能,由超高压、特高压电网组成的输电“高速公路”必不可少。其中,±800千伏复奉、锦苏、宾金三大直流工程是四川水电外送的主要通道。

2020年12月,国网四川检修公司员工李干、何清华在昭觉、美姑等地区对±800千伏锦苏线、500千伏榄普线等多条覆冰线路开展特巡开展覆冰特巡。陈兴旺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