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四川新闻5月19日电(王爵  陈力)19日,四川广安武胜县公安局对媒体发布消息称:今年24岁的四川武胜人小王(化名),5月17日,逃出老挝电信诈骗窝点回国后,在广安武胜县沿口派出所询问室内,小王向派出所以及出入境民警道出让他备受煎熬的那段经历。

  “我听朋友说,他有个朋友在云南,那边缺一个开车送货的工作,工资比我现在高得多。我就萌生了辞职到云南打工的念头”小王今年24岁,因学习成绩不好,在初中时就辍学了。在一次“朋友”聚会中,酒桌上,一位“朋友”的“朋友”给小王指了一条路。“我听说,云南那边有个地方要招个司机,开车送货,工资比你现在高多了。“到了云南,对方让我找了个旅馆住下来,到时候来接我。”赶到云南的小王,在旅馆里面等了几天,终于等来了一辆接他的车。上车后,车辆在山路上颠簸前进,小王心中有些忐忑,他感觉有些不对,但又说不清哪里有问题。

  疲惫的他逐渐在车上睡着,当司机叫醒他时,他发现周围的人又黑又瘦。“不像中国人”这是他第一个想法。“到了,下车。“这是哪里?不像在云南了啊?”“这是老挝!”一系列的对话,让小王当场懵在那里,一觉醒来,到了国外……“我当时就想回去,但是司机说,不拿钱,就不准回去,我身上没有那么多钱。只能选择留下。”小王无奈地选择了留下。随后,司机把他带到了老挝一个“公司”。这时,小王才知道,他被“朋友”卖了。

  进入这个“公司”,周围都是此起彼伏的电话声音与键盘敲击声。小王被安排了一个座位,“公司”收了他的手机,发给他用于“工作”的电脑和手机。随后,就有人过来教他,在网络上把自己包装成一个“高富帅”成功人士,并网上找28岁以上的女性聊天,以男女朋友的关系,骗到虚假APP上投资。

  “我没想到的是,我被包装的这个人,从车子的行驶证到公司营业执照,甚至还有‘父母’的名字以及各种炫富照片都给你准备好了,全是假的。当时,我就想,这肯定是诈骗,是骗人的,我从坐下那一刻就开始抵触。”但身不由己,只能假装配合“公司”拿着话术在网上聊天。“我旁边有个人,在新加坡的一个聊天软件上,聊到一个女的,两三天时间,就取得了信任,骗到了钱。我真的不敢相信,为什么有人会这么傻去上当?”小王旁边有个“同事”,炫耀着自己的“战果”,十来天时间就“杀猪”成功,骗到了数十万美金,折合人民币400余万元。

  “每天都是煎熬,在网上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公司’有些人也不愿意诈骗,他们不是挨打,就是被关,还有没有业绩也会被打被关。”由于小王才进入“公司”没几天,还处于“学习”阶段,而且他表面上配合“公司”干工作,显得比较积极,没有挨打。但他却亲眼看到了其他不愿意干诈骗的“同事”,挨打、被关、家里拿钱赎人等等。

  “我一直在找机会逃跑。在第四天晚上的时候,终于找到了机会。”在“公司”呆的第四天晚上,小王终于找到了机会。因为一直表现积极,看守放松了警惕。凌晨1点左右,他趁着夜色,从“公司”里逃离出来。但是,公路两旁都是武装设卡,被抓到了带回去,后果他不敢想象。“公路两边都设有卡,我只能从公路旁边的稻田爬过去。爬了半个多小时,到了另外一条公路上。”为了逃出去,小王爬进了稻田,身上沾满了泥水。爬的时候,他大气都不敢出。幸运的是,小王爬出稻田,成功逃脱了。上了另一条公路后,他茫然地选择了一个方向走去,直到路边出现了房子。

  “在旅馆里面,我找了一张老挝的手机流量卡,用微信联系到家里的朋友帮我报警。”小王死里逃生,在旅馆里终于松了一口气。在找朋友帮忙报警后,武胜县公安局反诈中心、出入境管理大队、中心派出所,先后和他取得了联系。小王也通过定位软件确定了自己的位置。在家乡民警的联系下,他找到了回国的方法。

  “跑了后,‘公司’在悬赏抓我。在老家民警的指导下,我躲了几天,确保了安全后就去老挝警方自首,然后就被安排到一个防疫点做了核酸和隔离,隔离之后,被送到了中国磨憨口岸。”当小王看见中国界碑上的国徽时,紧绷的神经终于放松了下来。逃离、被悬赏、躲藏、自首、隔离,前前后后近一个月的经历,就像一场噩梦。挨打的“同事”身上的伤痕,无时无刻都在提醒着小王,一定要逃走。

  “奉劝大家,网络上很多都是骗人的,‘高富帅’‘白富美’主动和你聊天,都是假的,是电信诈骗。成套的话术剧本,虚假的各种证件信息,都是为了骗你的钱,让你家破人亡。”小王希望,他的经历被更多的人看到,希望年轻人不要再相信国外打工挣大钱,希望不再有人上当受骗。(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