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作现场。(四川省监狱管理局 供图)

工作现场。(四川省监狱管理局 供图)

  中新网四川新闻5月21日电 书你子村是四川省凉山州昭觉县博洛乡唯一一个极度贫困村,村委会距乡政府驻地12公里,最远的“铺子”(自然村)离村委会还有6、7公里,平均海拔2800米,垂直高差近500米,属于“二半山区”;脱贫前,该村自然环境恶劣、村民居住分散、社会发展滞后,典型的“贫中之贫、艰中之艰”。

  3年来,四川省汉王山监狱派驻书你子村“四治专员”朱强在这里和当地干部群众“同吃同住同工作”,一起努力拔掉“穷根”,也把法治的温度“驻”进了彝区群众的心田。

  山高、路远、坡陡,交通不便、语言不通,成为摆在朱强面前的“拦路石”。“干农村工作脚力劲儿不能少,我们裤腿泥土厚一点,群众心里的隔阂就薄一点;我们脸上灰尘多一点,群众思想上的误区就会少一点。”朱强和其他驻村队员相互打气,选择了最原始、最简单,也许也是最有效的方式——“走”。

四川省凉山州昭觉县博洛乡书你子村。(四川省监狱管理局 供图)

四川省凉山州昭觉县博洛乡书你子村。(四川省监狱管理局 供图)

  暑去寒来,山涧冰雪留下了朱强等人跋涉的足迹,走酸了腰、走疼了膝盖、走起了血泡、走破了鞋底,但走进了群众的心扉。第一次进村“精准识别”,群众连户口簿也不给看;第一次“以购代捐”想买只土鸡,群众也不卖;第一次走进学校,孩子们躲得远远的,老师也格外紧张。但走的次数多了,“过客”变成“常客”,朱强等人在群众口中的称谓也从“汉呷阿普”(汉族老爷)变成了“确波”(朋友)、队长;孩子们上学放学也会主动问“叔叔们好”;曾经不愿意卖鸡的群众,还主动邀请他一起吃饭;走在半路,遇到开车办事的群众,还会让他搭顺风车。

  2018年10月,朱强正在组织开会,一名群众醉酒滋事,多次来村委会威胁恫吓,村社干部和家属劝止不住。当朱强确认其是脱管的社区康复人员阿某,准备联合当地派出所依法采取措施时,阿某却不知所踪。通过多方打探,朱强终于找到了阿某,并同队员们一起反复疏导其思想。尤其是在阿某生病期间,他主动关心、上门开展“尿检”等工作,阿某终于回归正常管理。

  朱强把禁毒治毒与移风易俗有机结合,把普法宣传教育贯穿“四治”工作始终,把乡村法治建设要求纳入“村规民约”,积极推动安置点积分管理,辖区实现吸贩毒连续3年零新增,群众精神面貌、村庄环境风貌持续改善。

  “我们迟早要走,留下带不走的队伍、带不走的事业,关系防返贫、促振兴。”朱强灵活运用原单位“传帮带”工作机制优势,在“结队帮扶”中坚持工作引导与家庭关心“两手抓、两促进”,与干部群众结对子、结亲戚;不仅注重本地干部办事服务能力培养,更注重培养当地干部依法办事、依法用权、遵规守纪意识。帮扶对象阿西约阿木不仅成为致富带头人、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村支部书记,更成为村里的“法律明白人”,是远近村民遇事必找的出色“德古”(民间调解员);为及时定纷止争、维护和谐稳定发挥了积极作用。

  同时,朱强组建村务公开微信群,依法维护群众知情权参与权,运用公职律师专长,积极协助村民解决结婚证办理、子女上户口、农民工工资纠纷等实际困难,依法维护村集体对外合作利益。2020年12月,朱强在审查甘肃某公司对村集体经济组织提出的购销意向时,敏锐发现其中隐藏的合同诈骗风险,及时介入谈判和干预,规避了50余万元直接经济损失。他推动依法成立农民专业合作社、规范开展内部管理和对外业务,开展以购代扶18万余元,集体经济从0元壮大到20余万元;推动产品“下山上网”,书你子村成为该县第一个获得国务院扶贫办扶贫产品认定的村级组织,进一步激发提升了群众内生动力。

  看着村里基础设施一天天变好,村民生活慢慢改善,群众脸上挂满笑容,朱强感慨说,每天为群众办成一件件小事,就觉得自己的付出是值得的。(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