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乡村振兴促进法正式实施 农业大省四川咋落地

  四川日报全媒体记者王成栋

  6月1日,《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以下简称《促进法》)正式实施。这是我国第一部直接以“乡村振兴”命名的法律,也是一部全面指导和促进乡村振兴的法律。

  《促进法》的实施,对于农业大省四川而言,有哪些意义?该如何落实?对此,记者走访了省人大农业与农村委员会、省农业农村厅、地方党政负责人和有关专家。

  战场在哪里?

  划定范围明确功能 “集结兵力”有了依据

  ●乡村,是指城市建成区以外具有自然、社会、经济特征和生产、生活、生态、文化等多重功能的地域综合体,包括乡镇和村庄等

  ●明确要充分发挥乡村在保障农产品供给和粮食安全、保护生态环境、传承发展中华民族优秀传统文化等方面的特有功能

  “首先是厘清了概念。”在省农业农村厅副厅长卿足平看来,对于农业大省四川来说,《促进法》可以从顶层设计上解决实际工作中遇到的诸多问题,如要求完善农村集体产权制度、农业结构调整、耕地保护、种业发展、农业科技创新、农机研发推广等方面,并对产业发展全过程、全要素做出了明确规定。

  但最基础的,还是首次界定了“乡村振兴”中“乡村”的范围。

  多年来,学界、业务主管部门和基层党委政府很纠结。因为,现行的法律法规中,从来未就“乡村”的内涵予以明文规定。

  这关乎不少老乡的命运。负责相关工作具体落实的基层看来,乡村振兴战略实施,不能目标不清、对象模糊。“我们之前制定乡村振兴规划、谋划相关举措,都有疑虑。”南充市南部县县长尹成平说,部分乡镇驻地变成了行政村,但场镇、医院和学校等公共服务功能还在,这些地区算城镇还是农村?有人主张,即便是“由镇变村”,但居民仍是城镇户口。也有人认为,乡镇本就是乡村的一部分。

  《促进法》给出答案:乡村,是指城市建成区以外具有自然、社会、经济特征和生产、生活、生态、文化等多重功能的地域综合体,包括乡镇和村庄等。

  “法律说清楚了,城市建成区以外都是乡村振兴战略实施的范围。”合江县委书记李仁军说,这等于给基层干部划定了“战场范围”,为下一步“集结兵力、配置资源”提供了依据。

  在省级业务主管部门看来,以国家立法的形式,明确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对象和范围,也让“作战图”更加清晰。“等于是明确了‘在哪做’和‘为谁做’。”卿足平说,这也为四川下一步精准施策提供了法律保障。

  还有乡村功能的明确。“说清了要建设什么样的乡村。”省社科院原副院长郭晓鸣认为,《促进法》是中央关于乡村振兴重大决策部署的法律体现,特别是提出了三大要领:以增加农民收入、提高农民生活水平、提升农村文明程度为核心;解决好农业农村承担的保障好农产品供给安全、保护好农村生态屏障安全、传承好中国农村优秀传统文化等历史任务;全面加强农村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

  在此基础上,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划定了产业、人才、文化、生态和组织五大振兴举措的“路线图”。“过去说产业,大家很容易把生猪、粮食忽略掉。现在法律明确提出来了,相关配套措施就要跟上。”绵阳市游仙区农业农村局局长吴先强说,从过往的经验来看,法律规定的条文越明确,具体措施就会越有针对性,工作目标也就更容易达成。

  如何精准落地?

  打出“组合拳” 明确实施的三条路径

  ●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要坚持农民主体地位、坚持城乡融合发展、保障粮食安全

  ●围绕“农业高质高效、乡村宜居宜业、农民富裕富足”展开,三招“组合拳”要“一锤接着一锤敲”、久久为功

  “有啥子意见,尽管提!”5月19日,广元市苍溪县白驿镇岫云村召开村民大会,村党支部书记李君开门见山。会议的主题只有一个:研究修改村集体经济平台企业(合作社)规章制度。

  位于秦巴山区深处的岫云村,曾是远近闻名的贫困村。过去几年通过村集体资产股权量化和村集体资产经营管理平台组建,带动了村民脱贫致富。但运行过程中,村民普遍反映,不少规章制度存在改进空间。这次村民大会,就是为了听取村民意见,进一步完善相关规章制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