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四川新闻7月11日电 (汪学金)“感谢总医院对我的精心治疗,消除了伴我三十多年的痛苦,身上的疼痛感没那么强烈了,睡觉都要踏实些。”近日,在西部战区总医院疼痛科病房内,准备出院的老兵罗公平对前来道别的医护人员不停地表达道谢。

  1964年出生的罗公平,年少时便参军入伍,成为一名炮兵。

  1984年7月12日,罗公平所在班的阵地遭受敌方炮火攻击,七名战友一人当场牺牲,其余全被炸伤,受伤最严重的罗公平被紧急送往医院治疗。

  从那之后,战场上的炮火硝烟离他远去,但罗公平又投身到另外一场关乎生死的“战斗”中——由于双下肢被炮弹炸断,医生不得不为他进行截肢,从膝盖以下到大腿根部,罗公平先后做了6次截肢手术。

  因双腿截肢致使行动受限,而且头上、背部、腹部、手臂上残存至今的弹片也深深折磨着他,战争带给他的“后遗症”便是无休无止的疼痛,经常痛得整宿整宿睡不着,特别是天气转变时更是雪上加霜。

  “痛得难受的时候,真想一了百了。”罗公平说。为了缓解疼痛,他有时会驾驶残疾人三轮车出门满城转,一转就是几个小时。而据其爱人介绍,十年前在一次手术中,医生还从罗公平的身体内取出了两块弹片。说罢,罗公平解开病号服,露出了伤痕累累的腹部、背部、手臂等部位,并指出了至今留存体内的弹片部位。

  2020年11月,西部战区总医院医疗队到革命老区广安开展健康巡诊期间,得知罗公平的战斗事迹时深受感动,随后前往家中慰问,并为其开展健康查体,在了解到罗公平的生活状况后,医疗队领队感慨万分,表示医院将竭尽全力帮助老兵减轻痛苦,提升生活质量。

  医疗队专家们查看了罗公平的病历和服用的药物,当即给出一套缓解疾病的治疗建议和方案,并为他留下了一些基本药物,最大程度减轻他的疼痛。临走前,医疗队为他留下了联系方式,并承诺将根据病情积极寻求根治之法。

  今年初春时节,罗公平到成都更换义肢,随后到总医院开药。“医疗队专家去年到家里巡诊时给我留了一些药品,吃过之后感觉效果不错,疼痛感减轻了不少,准备再开一点回去。”罗公平说,正是那次来院开药顺道去了麻醉疼痛科,医护人员对其即将开展的手术情况进行了预评估,结果显示成功率相当高。

  “回去之后,我就对手术有了期待,心理盼望着能早点做完手术,减轻痛苦。”罗公平说,“五一”期间,他接到了医院的电话,告知新设备已引进到位,可尽快安排时间来院做手术。

  5月7日,罗公平如约从老家广安市武胜县来到西部战区总医院疼痛科住院治疗。为确保手术顺利,麻醉疼痛科联合骨科、烧伤整形科、麻醉科、影像科等相关科室会诊,量身定制治疗方案,最终确定了行脊髓电刺激电极植入术和弹片取出术的术式。

  5月14日上午,罗公平接受了脊髓电刺激电极植入测试术。术后,值班医护人员每天坚持查房、查体,询问老兵自我感觉,及时调节电刺激参数,通过10天观察随访,疼痛感明显缓解。于是在5月28日,在骨科、麻醉科和影像科共同保障下,麻醉疼痛科为罗公平做了脊髓电刺激电极永久植入术以及多处弹片取出术。

  两次手术十分成功。如今,罗公平再也不害怕阴雨天气,疼痛消除了,心情变好了,脸上的笑容舒展了不少。通过一段时间康复治疗,罗公平顺利出院。(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