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丁真家乡理塘县格聂镇要办“网红合作社”

丁真家乡理塘县格聂镇要办“网红合作社”

“网红”丁真牛麦在直播

  洛绒尼玛 张莹 四川在线记者 兰珍

  近日,丁真家乡理塘县格聂镇的乡亲们在商量办件“大事”——成立“网红合作社”。

  “大家有没有听丁真的《德吉》?”“欢迎大家来我们理塘玩!”8月22日下午,丁真的舅舅四郎罗布正在抖音平台直播,身边坐着格聂镇然日卡村里另一位抖音“网红”郎甲。郎甲是一名大学生,平时不直播的时候,负责给丁真的舅舅四郎罗布翻译汉语。

丁真家乡理塘县格聂镇要办“网红合作社”

丁真舅舅四郎罗布短视频剧照

  由于四郎罗布不识字,很少回复视频下网友的评论。据格聂镇党委书记泽仁四郎介绍,理塘县格聂镇的多数主播文化程度低,对移动互联网趋势把控不稳。为了进一步宣传推广理塘文化旅游资源,提高格聂镇网红营销能力和水平,扩大农特产品销路,格聂镇正组织当地27名网络主播成立“网红合作社”。

  “丁真带火了家乡,我们也要借机抱团发展,为家乡出好力。”这是27名网络主播的共同心声。

  格聂火了 “网红” 经济却面临发展短板

  一位前来拍摄百张笑脸的摄影师,本想在格聂镇拍摄丁真的弟弟,没想到偶遇了出门买方便面的哥哥,丁真的人生轨迹就此改变——在各类宣传的助力下,这位昔日的“放牛郎”,一夜之间变身为家乡理塘县的旅游大使,以他为主角的宣传片火爆全网,各地文旅账号纷纷借势推销,综艺、媒体邀约不断。丁真几乎以一己之力,把理塘县,甘孜州,以及四川省推向了全国甚至海外,成就了网络营销的一段佳话。

  移动互联网时代,直播和短视频正在重塑大众生活逻辑,从乡村到城市,从城市到乡村,每个人都能成为内容的生产者。丁真成为互联网的“顶流”后,理塘县“趁热打铁”,一大批当地农牧民借势成为“网红”,当起网络主播,玩起“直播带货”。

  “格聂镇的多数‘网红’不识字,对内容发布平台规则不了解,对产品供应没有精力去监管。”泽仁四郎告诉记者,当地网络主播的文化水平普遍较低,基础差导致“吸粉”不足或“掉粉”严重,不足以长效发展“网红经济”;涉及视频的内容管理、著作权、隐私权等诸多方面的内容,“网红”们了解得少之又少。

  更让泽仁四郎头疼的是,大部分主播只在镜头前推荐产品,事先对产品没有全面了解,致使“直播带货”发展参差不齐,甚至有消费者反映,通过当地直播购买的部分商品质量不太好,价格却偏高。

  “‘网红’越来越多,当地没有一个平台来规范管理,丁真辛苦宣传出来的格聂镇良好形象迟早会受影响。”泽仁四郎与上级部门反映格聂镇“直播带货”的短板,理塘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经过讨论,决定由镇上出面,指导当地成立“网红合作社”。

丁真家乡理塘县格聂镇要办“网红合作社”

网红恩珠达哇

  对症下药 提高“网红”语言交流和网络营销水平

  “探索成立‘网红合作社’,就是为当地‘网红’们创造学习条件,提高大家的语言交流、新媒体制作和网络营销能力和水平。”为此,格聂镇如火如荼地办起了农民夜校和网络营销培训会。

  “老师,这个字的发音是三声还是四声呀?”自开办农民夜校以来,格聂镇的很多“网红”经常不约而同地相聚在农村书屋,他们急需提高汉语言交流水平。“网红”降措是然日卡村农民夜校班里的“明星”学生,勤于学习,敢于接受新鲜事物。“他是我们班里进步最大的一名学生。”农民夜校负责人吉村告诉记者,很多“网红”通过学习,从原先不识汉字,到现在已经能熟练使用普通话交流。

  “拍摄短视频时要抓住受众的心理,引导受众喜欢看自己拍的视频。”“短视频需要学会讲故事,阐述我们村子的故事。”然日卡村活动室内,“网红”们细心听讲着中国电视艺术家协会副主席雷蔚真带来的新媒体能力培训课程。雷蔚真以“做好短视频,助力乡村发展”为主题,通过通俗易懂的内容,向网红们讲解如何更好地利用短视频平台宣传格聂、宣传家乡的方法。除了外来专家,理塘县也邀请了甘孜本地知名“带货主播”迷藏卓玛,开展网络营销课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