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四川新闻11月4日电(孙艳红)经过连绵秋雨的洗礼,四川省巴中市恩阳区明阳镇鹿台村显得山清水秀、风景宜人。600余亩的“道地药材产业园”里,按4X3米间距标准化栽植的中药材川佛手,已长到了1米多高,翠绿色的枝叶郁郁葱葱、生机盎然。在产业园旁的鹿台山下,一座座白墙黛瓦的川东北民居,错落有致地掩映在绿树丛中。

  易地搬迁户李蓉华就住在其中的一栋新房里。10月28日,持续两天的大雨,让李蓉华难得清闲下来。吃过早餐,她和丈夫、孙女在家里一边收拾房屋,一边聊天。

  “要不是天下大雨,我们早就到园区拔杂草了。一天只干8个小时,挣60元,有法做!”指着距家门口仅2分钟步行路程的园区,李蓉华一脸喜悦:“易地扶贫搬迁政策真是好,不仅让我们住上新房子,还能在家门口挣到票子!”

  易地搬迁政策圆了村民新居梦 

  李蓉华今年55岁,丈夫成和明56岁,儿子成万军34岁,小孙女今年14岁,在青木镇中学读初二。20世纪80年代,他们在鹿台山半山腰修建了3间土墙房子。1990年,李蓉华上山砍柴,右腿摔断,因无钱治病,大腿萎缩,成为瘸子。成和明自小就患有中耳炎,耳朵听力受损。一家人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儿子成万军初中没有毕业就外出打工。2007年,成万军娶了妻子,喜得千金。因房屋破烂,家庭贫穷,成万军不得不辞别父母、妻女,踏上打工之路。2009年的一天,妻子突然丢下2岁女儿不辞而别,至今杳无音信。

  儿媳离家出走了,房屋也越来越破烂,全家的日子过得非常艰辛,李蓉华、成和明夫妇整天唉声叹气、愁眉不展。“那几年雨水特别多,3间土墙房子穿眼漏洞的,经常是屋外下大雨,屋里下小雨。”李蓉华特别害怕下暴雨,只要暴雨来了,整夜都不敢睡觉,“屋后的竹丛和堡坎处的泥水一道,经常滚落下来,生怕埋没房屋。”

  从2014年起,为了挣钱重建房子,李蓉华、成和明不得不带上孙女到海口打零工。“我们在海口租了一间民房,500元/月,我在屋里做饭带孙女,他出去打零工。”回忆起那段不堪回首的往事,李蓉华眼睛湿润了:在海口打了3年工,一年就只落下一万多块。加之两口子身体有病又没技术,打工之路越走越艰难。

  李蓉华、成和明一家人的困难,引起当地党委政府的关注。2014年,他们一家被评为贫困户,享受低保帮扶等政策。2017年,恩阳区实行易地扶贫搬迁政策,李蓉华、成和明夫妇的土坯房列入易地搬迁项目。

  在充分征求李蓉华、成和明夫妇意见的基础上,他们的新居按2人户50平方米的标准,由政府统一规划,修建在鹿台山脚下的聚居点旁。这里共聚居农户17户,都是依山傍水而建,视野开阔、风景秀丽。“一卧室、一客厅,空间很大。”李蓉华对新居特别满意:厨房、厕所、猪圈都建起来了,我们养了一头猪,门前种有葱蒜苗等蔬菜。

  “全村易地搬迁户8户,都处于交通不便、地质滑坡地带,属于一方水土养不活一方人的类型。”鹿台村支书成茜介绍,按国家政策,每人补助2.5万,易地搬迁户只需拿几千块钱就可入住新房,大家都承受得起。

  村民新居门口挣钱顾家两不愁

  易地搬迁户住上新房子后,如何让他们在家门口挣到票子?这是恩阳区委区政府一直在思考的大事情。2021年,令易迁户意想不到的第二件喜事在家门口发生了。

  今年春节没过完,20余台挖机就开始进村整理荒坡地,实施土地整理项目。按照全区统一规划,恩阳区采取“国企+村集体经济组织+新型经营主体”模式,在鹿台村聚居点旁高标准建设一个“道地药材产业园”。挖机的昼夜轰鸣声,来来往往的施工人群,村子变得十分热闹,也让李蓉华、成和明夫妇感到特别意外又特别兴奋。夫妇俩守了一辈子的2亩土地,以500元/亩的价格,流转给产业园,规模化种植中药材——川佛手。自从产业园落地村里,李蓉华、成和明夫妇没有闲着,挖窝栽苗、扯草施肥,两口子在家门口挣上轻松钱。“土地租金每年有1000元,2个人每个月至少有15天在园区务工,按60元/天计算,一年务工收入将近有2万元。”李蓉华还算了另外一笔账,园区建好了,人流多了,土鸡土蛋和蔬菜也卖得快。加上全年低保收入,他们一年有近3万元收入,比外出打工强多了

  谈到易迁户的未来生活,新上任的鹿台村支书成茜信心满满:下一步将依托“道地药材产业园”,引进龙头企业发展冷链、加工等多种产业,同时还要大力发展乡村旅游,群众的收入一定会像芝麻开花一样节节高。(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