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四川新闻10月15日电 国庆前,在四川省凉山州昭觉县阿土列尔村(即“悬崖村”)的钢梯上,昭觉县人民法院法官孙正华扶着“悬崖村”15岁的学生海来曲木一起下山。由于进村宣传控辍保学,两人去年相识。正是在孙正华的督促下,曾经辍学的海来曲木得以重返校园。

  四川今年开展“法治四川行”一月一主题活动,10月的宣传主题是“法治扶贫”。法官送辍学儿童返校,正是四川省依法扶贫、依法治贫的一个缩影。

  2015年6月1日,《四川省农村扶贫开发条例》(以下简称“《条例》”)正式实施,这是四川省首部针对农村扶贫开发的地方性法规。《条例》从立项、调研到实施的全过程,是观察四川依法扶贫、依法治贫的全新视角。

  2017年9月,四川省委政法委印发政法机关聚焦法治扶贫助力脱贫攻坚的指导意见,首次将“法治扶贫”写入省委文件,从打击犯罪、健全基层治理体系、公正执法司法等多个方面,明确了四川省政法机关应当在脱贫攻坚战中发挥的具体作用。“如果说《条例》确定了四川省依法扶贫的航道,那么指导意见就提供着源源不竭的动力。”相关负责人介绍。

  除了设立法规,向民众普及法律也是一项重要任务。建档立卡贫困户存在法律意识薄弱、法律水平较低、学法用法氛围不浓的情况。脱贫攻坚以来,大量的资金、人员、项目涌入到贫困地区,工程建设土地纠纷、土地流转合同签署不规范、农村分户导致老人无人赡养等问题时有发生。

近日,老年志愿者在四川华蓥山中的天池镇老屋嘴村为村民宣讲法律知识。

近日,老年志愿者在四川华蓥山中的天池镇老屋嘴村为村民宣讲法律知识。

  为解决这一问题,遂宁市安居区设立“法治村官”。“法治村官”全部来自政法系统,具有较强的法律专业知识,通过专题讲座、微信群等多种渠道,讲解法律法规和典型案例,帮助民众学法懂法。

  自贡市富顺县骑龙镇以农民夜校为载体,开设“法律超市”,重点宣讲《劳动合同法》《土地承包法》等农民日常所需法律;达州万源市组建“法律巡回顾问团”,将法律顾问推广到农村基层。此外,四川省已为每个贫困群众发放一本法律扶贫手册,为贫困地区每个中小学校配备一名法治副校长。

  依法扶贫,不仅要让民众懂法,更要让民众用法。

  “多亏了小贾,要不我们辛苦打工挣来的钱,啥子时候能要到哟!”广元市利州区金洞乡清河村村民口中的“小贾”,是该区司法局下派到村里开展帮扶工作的贾婷。正是通过她耐心的调解,村民们才从一家农业公司要回了拖欠一年多的售猪款。

  乐山市峨边县针对薄养厚葬、高额彩礼等不良风气,创新探索“德古调解法”。德古,彝语意为德高望重的智者,将这种彝族古老身份赋予现代调解员的身份,既充分尊重少数民族风俗习惯,又在基层推行了依法扶贫依法治贫。

  在脱贫攻坚中,法治对贪腐保持“零容忍”。梳理发现,2016年以来,中纪委和四川省纪委监委公开通报的关于四川扶贫领域腐败问题达129起。

  “在扶贫工程项目承建中接受请托,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他人现金135万元;收受项目承建方价值2.76万元的高档烟酒和3.66万元好处费。”今年6月30日,四川省纪委监委公开曝光6起扶贫领域腐败和作风问题典型案例,包括布拖县交通运输局原党组书记、局长曲木黑沙套取侵占扶贫工程项目资金等问题。

  依法扶贫、依法治贫,还要让村民对法律怀有敬畏之心。

  去年2月25日,凉山州金阳县,一场不同寻常的诉讼惊动了小县城。派来镇镇政府起诉该镇官家梁子村一户普通村民,缘由是家长未能送子女到学校接受九年义务教育。“家长不送娃娃读书,要吃官司!”村民纷纷奔走相告。这场“官告民”让更多彝族老乡了解到九年义务教育的重要性。时任凉山州政府督学兰涛认为,这样做形成了示范效应,“运用起法律武器,我们更有底气了。”(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