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花游新一代“掌门人”贺晓初:梦想带队夺全国冠军

贺晓初(右)如今是四川花游的新掌门。

四川花游新一代“掌门人”贺晓初:梦想带队夺全国冠军

贺晓初曾为北京奥运火炬手。

  (新华社发)

  处于封闭中的四川省游泳馆门口有不少落叶,暗示着深秋的季节,50米的游泳标准池空无一人,而另一头的花游池却非常热闹。有大灯有喇叭,还有四溅的水花,岸边放了四把塑料椅,马雯倩、曾珍、贺晓初和韩烁,七嘴八舌地对着麦克风说着技术动作,水里的运动员们戴着耳机,连连点头。

  贺晓初坐在最中间,如今,她成为四川花游新一代的“掌门人”,“我们是一个年轻的教练团队,大家很团结也很有想法,我相信这支团队会带给大家惊喜,只是还需要一些时间。”贺晓初和她的团队目标和梦想只有一个——集体项目全国冠军,这也是建队38年的四川花游几代人的梦想。

  奥运选手转型当教练

  她不会让事情“过夜

  从1991年开始,贺晓初开始练花游,三年后进了省队,几年后进国家队,参加世锦赛、奥运会,运动员生涯看似顺风顺水。那个年代,中国花游不算劲旅,国际上“万年老六”,放眼亚洲,也一直被霸主日本压一头。“当运动员时其实也经历过不想练的时候,然后我出去了一段时间,突然发现还是离不开花游。”2008年起,贺晓初正式转型成为教练,“运动员只是青春的一个片段,而教练员可以延续运动生命。”那一年,她曾经的双人搭档王娜、她的集体队友蒋文文和蒋婷婷参加了北京奥运会。那一年,四川省花样游泳队获得“2008年北京奥运会突出贡献集体”荣誉称号。

  经历了初期的磨合后,贺晓初很快发现了当教练的乐趣。“可能因为我从小的梦想是当老师,虽然说教练和老师不太一样,但相似的是,都是教育和陪伴运动员慢慢成长。”当然,教练的操劳也是转型后才明白,“运动员是体能累,当了教练以后真的是心累。”贺晓初自评她有一个好习惯是不会让事情“过夜”,不论白天经历了什么,有多累,她都会在睡觉前把第二天的计划写好。“我不会空手来给队员布置计划,再晚都会把计划安排好,然后才能很踏实地睡觉。”

  大着肚子带队参赛

  铺着垫子在赛场休息

  与当运动员时的艺术表现和呈现不同,当了教练以后,贺晓初对花游这项运动又是另外一种理解,“从开始创编你就可以发挥自由想象,把舞蹈和人碰撞交流的东西运用到这套动作里,让它慢慢地赋予生命。”走出训练场,作为教练的工作远远没有结束,贺晓初是一个喜欢钻研的人,舞蹈、艺术,各种和花游相关的领域,她都愿意去拓展,“我觉得我最大的优点就是精力比较好,愿意花时间。”

  十多年来,算不清熬过多少夜,编过多少舞,创造过多少动作,也算不清带队参加了多少比赛。“印象中最深的一次比赛是2013年全运会前吧,那时我怀着儿子,因为条件不是很好,没有专车往返宾馆和赛场,就只能一直在比赛的场地上。”饿了,就挺着大肚子吃盒饭,累了就铺一个垫子在赛场休息。多少年过去了,那一幕依然是许多四川花游队队员心中的“难忘瞬间”,“教练员也好、老师也好,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以身作则。”

  世锦赛中国花游突破

  如今梦想四川夺冠

  2017年布达佩斯游泳世锦赛,中国花游队以一曲《怒海争锋》首次赢得世锦赛冠军,实现了历史突破。表演结束时,贺晓初和蒋文文、蒋婷婷一起在看台牵着国旗欢呼鼓掌,而泳池里的队员中有四川小花肖雁宁。世锦赛夺冠,这是中国花游队几代人的努力,从贺晓初当运动员时的“万年老六”到如今的冠军,十几年来稳如泰山的亚洲霸主,这是几代人的付出。

  回归四川队,贺晓初也经历了一场历史性突破的比赛。“全国锦标赛混双,去年我们是倒数第一。今年比赛我们潘勃宇和卢玉莲组队,夺得了第三名。当时第一场分打出来的时候,小男孩和小女孩抱在一起不敢相信,然后小男孩从后面绕过来,哭着抱我们所有的教练……”回想起这一幕,贺晓初难掩激动和感动,“刚开始这个小男孩才进队时,劈叉都不会,现在可以架着很高的凳子劈叉,他特别能吃苦,也很热爱花游。”

  如今,作为教练员的贺晓初,她的“偶像”是郎平,“看完电影《夺冠》后有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不仅要把运动员教成优秀的运动员,还要把他教育成非常优秀的人。所以我在当教练的过程中,自己也在慢慢成长。”运动员17年、执教12年,贺晓初说慢慢感觉到自己像一名老师,“孩子们到我手上的时候,差不多十二三岁,然后慢慢一步一步成长,像曾珍、王旎姿她们都二十六七岁了。看着她们一步一步成长,而且成为一个很优秀的人,我觉得很欣慰,就像圆了我儿时的老师梦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