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川凉山持续发力攻克贫困“堡垒” 多措并举迎脱贫“大考”

  昭觉县涪昭现代农业产业园智能玻璃温室大棚内。 园区供图

  中新网成都11月16日电 (记者 岳依桐)将宽敞明亮的新房打扫干净,送孩子到社区幼儿园上学后,四川省凉山彝族自治州越西县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城北感恩社区居民吉克么子洛拿起针线来到民俗文化广场,与绣娘们一起为袜子绣上精致的花纹。每绣好一双,她都能获得20元工钱。气温日渐寒冷,但这位36岁的彝族妇女却觉得日子越过越火热。

  搬出大山、住进新房、子女教育得到保障、通过手艺增收……吉克么子洛生活的变化只是四川坚持啃贫困“硬骨头”成效的缩影。脱贫攻坚收官之年即将结束,作为“主战场”之一的四川已全面完成易地扶贫搬迁配套设施建设、住房和饮水安全扫尾工程,进入查漏补缺、迎接摘帽验收阶段。

四川凉山持续发力攻克贫困“堡垒” 多措并举迎脱贫“大考”

  越西县最大的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城北感恩社区。 何浠 摄

  据悉,2018年来,四川先后出台《关于精准施策综合帮扶全面打赢凉山州脱贫攻坚战的意见》《关于深入落实综合帮扶凉山州脱贫攻坚政策的若干工作措施》等,以前所未有的政策支持力度助凉山脱贫攻坚。截至2020年7月底,四川已实际为凉山新增扶贫资金282亿元,远超出3年新增扶贫资金超200亿元的计划。

  易地扶贫搬迁是脱贫攻坚“头号工程”,住房安全是脱贫最直观的标志。据凉山州扶贫开发局介绍,凉山已累计完成新建安全住房19.5万套,其中易地扶贫搬迁住房7.44万套,全州所有贫困户安全住房保障率已达100%。

四川凉山持续发力攻克贫困“堡垒” 多措并举迎脱贫“大考”

  昭觉县涪昭现代农业产业园。 园区供图 

  对于易地扶贫搬迁的贫困民众而言,搬得出、还要稳得住,产业和就业是关键。近年来,凉山因地制宜大力发展培育高山蔬菜基地、中药材基地、特色生态养殖基地、产业加工园区等,将产业发展作为贫困人口稳定脱贫、持续增收的基石。同时,四川下大力气建设凉山交通基础设施,连通每一个村庄的硬化路、盘山修建的公路、飞越天堑的高速公路、穿越大山深处的铁路等,让这里的特色产品走向全国,甚至走向世界。

  在昭觉县涪昭现代农业产业园,6000平方米的智能玻璃温室大棚后,标准化种植大棚整齐排列,水培、雾培等科技化栽培模式让土地亩产量不断增加。土地流转、农产品销售利润分红、在园区务工的工资……谈起多种收入来源,昭觉县好谷村村民吉勒阿呷喜上眉梢。“过去我家年收入不过万余元,现在一年下来能赚五六万元。”

  “一人务工,全家脱贫”。2018年开始,凉山对外出务工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劳动力实行就业稳岗补助和交通补助,解决民众外出务工的后顾之忧。2020年上半年,全州输出就业农村剩余劳动力93.16万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劳动力14.18万人。同时,凉山还开发保洁、绿化、护林员等公益性岗位累计达24308个。

  一项技能、一门手艺能助力贫困民众更好实现就业。电工、焊工、砌筑、家政服务、彝绣、烹饪等各类就业技能培训班在凉山“遍地开花”。2016年9月起,仅喜德一县就实现170个村每月两期就业技能培训班全覆盖,至今该县已开展培训15000余期。

  经过烹饪技能培训,喜德县冕山镇小山村村民皮特友则已经熟练掌握了回锅肉、水煮肉片等多道川菜的做法,拿到了专业机构颁发的厨师证。这位今年31岁的彝族汉子说,随着当地旅游业逐步发展,自己想开一家农家乐,吃上“旅游饭”,给家人带来更好的生活。

  安居乐业的同时,教育扶贫为凉山孩子插上了逐梦的翅膀,有效地阻断了贫困代际传递。通过“学前学会普通话”行动,彝族娃再也不怕听不懂老师用普通话讲课。目前,该行动已覆盖凉山州3895个幼儿园(幼教点),惠及29.96万名学前儿童。与此同时,通过“9+3”免费教育计划,22658名凉山学生在四川多地职业技术学校就读。

  3年前,受益于“9+3”免费教育计划的喜德县洛乃格村村民阿尔五各从凉山民族师范学校毕业。毕业后,她毅然选择回到家乡,成为一名小学语文老师。“知识能够改变的凉山孩子的命运,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能让他们更勇敢、更有底气地去追求梦想。”

  随着移风易俗不断开展,凉山贫困民众在过上越来越好的生活的同时,也逐步告别“看不见的贫困”。过去,彝族村民之间存在攀比的陋习。婚丧嫁娶时,杀几十头牛“充场面”的情况比比皆是,办一场婚事可能会掏空家底,甚至因此负债累累,使得脱贫致富“开倒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