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被偷走的人生 四川小伙被拐河南30年 认亲后检举亲姑父

  5月8日,母亲节到来前一天,文玉珍终于见到了30年前被人偷走的儿子武洪。

  武洪,是文玉珍的第二个儿子。1991年3月29日晚,年仅6个月的武洪被人撬门从家中卧室偷走。之后30年里,和很多被拐孩子家庭一样,文玉珍和丈夫武怀勇踏上了漫长的寻子之路。30年里,文玉珍也和二姐一家几乎断绝来往。在夫妻俩心里,儿子被偷是二姐夫、即孩子亲姑父(注:当地的称呼)杨某所为。

  归来

  被偷走30年的儿子回家认亲

  5月7日中午,从四川仪陇老家的民警口中得知儿子武洪会在第二天下午回老家见面认亲的消息时,武怀勇正在天津一处工地上和工友们吃着午饭。挂掉电话,武怀勇就去找工头请假,收拾行李后直奔火车站。

  仪陇县金城镇,是武怀勇和儿子武洪见面的地方。见面认亲时间,定在5月8日下午3点半左右。几经周折,武怀勇通知小儿子在网上给他买了飞机票。从石家庄下火车后,武怀勇直奔当地正定机场,当晚住在机场附近一家138元一晚的旅馆。这是武怀勇过去30年寻子路上难得的一回奢侈,他告诉记者:“儿子要回来了,我们就要见面了,我总不能把自己冷感冒了去见他。”

  另一边,留在老家的妻子文玉珍,则忙着托人张罗制作锦旗,她要好好感谢河南淇县和老家仪陇县两地的民警,是他们帮她成功找回30年前被偷走的儿子。

  失踪

  儿子未满周岁被偷走 夫妻寻子30年

  武洪是1991年3月29日晚上被人从家中偷走的。他是文玉珍和武怀勇的第二个儿子,当时才6个月大,上面有个大1岁多的哥哥。

  5月17日,文玉珍和武怀勇向记者回忆,儿子武洪被偷那个晚上,家里白天请人帮忙插秧苗,包括二姐夫杨某,娘家的二哥(已去世),武怀勇的“三爸”(即三叔),还有村里的一些村民……

  “那天晚上吃饭,坐了一大桌人。”文玉珍说,晚饭间,大家说到最近电视节目很好看,吃过饭后便一起去村里一户买了电视的邻居家看电视。出发前,他们没有抱上在卧室睡觉的二儿子武洪。文玉珍回忆,当晚在邻居家看电视不久,二姐夫杨某就先行离开,约1个小时后,她和丈夫以及娘家二哥才起身回家。走进院子,就发现门锁被人撬开,推门进屋,发现二儿子武洪不见了。

  之后30年里,武怀勇和妻子从未放弃过寻找儿子。武怀勇先后去过山西、河南等地的煤矿打工,后来,他又辗转到其他地方,一边打工一边打探孩子的消息,但一直无果,而打工攒下的钱几乎都花在了寻子的路上。

  儿子被偷后,文玉珍似乎变了一个人。她时常自责地用头撞墙,有时在夜里还仿佛听到儿子在哭,然后拿起一根棍子就出门,去村外的树林里,或是扒开路边的草丛寻找儿子。这样的场景,村里很多人都知道。

  怀疑

  孩子姑父曾接受过调查 否认偷孩子

  实际上,儿子武洪被偷,文玉珍和丈夫武怀勇一直怀疑是二姐夫杨某所为。

  “他(杨某)那个晚上一直鬼鬼祟祟的,以前他干过偷东西的事情,所以一开始就怀疑是他,但没想到他会偷我儿子。”文玉珍说。据当地多位村民回忆,几天后,杨某被当时的化马乡(现已并入金城镇)治安室人员带走接受调查。文玉珍告诉记者,但过了几天,他们得知杨某从乡治安室逃走。

  5月17日,记者联系上当年在化马乡治安室负责户籍工作的宋某(已退休),他向记者证实杨某当年确有被带到乡治安室,但杨某一直没承认偷文玉珍家儿子的事情,几天后,杨某借故上厕所从窗户逃走,因为没有证据,后来文玉珍又生了一个儿子,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

  不过,杨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当年因文玉珍怀疑自己偷了侄儿武洪,便主动去乡治安室说明情况,并非被人抓到治安室。在治安室期间,一名唐姓工作人员(已去世)提到杨某此前去山上砍树的行为,他担心因此获刑,才从治安室逃走,并非是因为偷孩子。

  杨某说,侄儿武洪被偷的那个晚上,自己确实在文玉珍家吃饭,在另一村民家看电视时,因感觉有些冷,加上妻子一个人在家带两个孩子,便提前离开。当文玉珍找到自己家里时,自己和妻子已带着孩子睡下,当时已睡得迷迷糊糊,是妻子听到文玉珍的喊声才起来开门,并非文玉珍所说的自己当时还没睡。他说,自己当年并没有偷武洪。

  经历

  被拐到河南乡下 现已结婚生女

  事后证明,武洪当年被人偷走后,辗转被拐到距家1000公里外的河南省淇县境内。之后,武洪在当地乡下一个康姓人家生活长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