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伏天里,成都的气温居高不下,钢轨在太阳照射下升腾起热浪。8月9日,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成都车辆段停靠着几趟普速列车,成都铁路疾控中心消毒监测科工作人员李建刚与同事,穿着工作服、戴着口罩,身上背着消毒喷雾器,走进40多摄氏度的列车车厢,开始消毒。

  据悉,疫情防控下,为保证列车车厢环境安全,中国铁路成都局集团公司对始发站、终点站处于中高风险区域的列车实行预防性消毒。铁路消毒员每日都要背着近50斤的消毒喷雾器,走进宛如“蒸笼”的车厢内开展消杀工作,一趟下来,衣服已被汗水打湿。

  46℃高温下

  身背近50斤喷雾器开展消杀工作

  每日上午8时56分,从北京西开来的列车抵达成都站,旅客在站内下车后,列车会继续行驶至成都车辆段内停靠。此时,早已等候在一旁的消杀小组,开始对列车进行全面消杀工作。

  “这个季节是最难熬的。”刚刚打开车门,一股热浪扑面而来,对于消毒员来说已习以为常。据李建刚介绍,与高铁动车不同,普速列车在进入车辆段后便会断电,因此消毒时没有空调,车厢内部便会十分闷热。

  为了安全,消毒员不仅要佩戴口罩、手套、工作服,还要背着近50斤的喷雾器不断工作,难度不言而喻。“其实现在还不是温度最高的时候,一般到中午,列车经过暴晒后温度能达到46℃甚至更高,那种情况下才是煎熬。”李建刚说,往往一趟下来,浑身上下都湿透了,衣服能拧出水来。

  “对我们来说,最好的情况是列车一停马上作业,因为刚停的那一段时间还有空调余留的冷气。”李建刚说,但往往并不能如愿,有时列车晚点,有时其他工作耽搁,最终经过阳光暴晒后的车厢温度急剧上升。即使如此,消毒员仍会认真完成每一列车的车厢消毒工作。

  整列车完成消杀需要约1小时

  “希望疫情早日过去”

  当前,成都车辆段需要消杀的车辆,主要为4趟始发站分别为北京、上海的列车。消毒员对于列车车厢的消毒工作,主要通过喷雾器来完成,整列车完成消杀需要约1小时。记者注意到,消毒员在工作中主要是对列车过道、卫生间、门把手以及洗漱台等乘客经常接触到的区域进行喷洒。

  “一方面,列车在行驶过程中,列车员、保洁员每2小时会对车厢进行消毒;另一方面,当列车安全抵达时,主要开展预防性消毒工作。”据成都铁路疾控中心消毒监测科科长杨映介绍,目前消毒工作主要分为预防性消毒和应急消毒两种,预防性消毒主要对来往于中高风险区域的列车进行消毒,应急消毒则是当列车上出现确诊病例时,需对列车进行系统性消毒。

  杨映表示,最担心遇到有确诊病例的列车,对整列车进行系统消杀需要格外仔细,不仅如此,对于消毒员来说更难熬的是穿防护服。 46℃的车厢内再穿上防护服,相当于承受双重“蒸笼”,一趟下来,只有亲历者能体会其中的不易。

  “希望疫情能早点过去,疫情不仅给病人带来了痛苦,更给生活带来极大不便。”杨映说。

  成都商报-红星新闻记者 闫宇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