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下城里娃不远千里来“蹭课” 四川这个深山里的暑托班凭啥被挤爆了

孩子们搭建的窝棚

“双减”下城里娃不远千里来“蹭课” 四川这个深山里的暑托班凭啥被挤爆了

张平原正在给孩子们上《成长课》

  欲望是什么?有孩子抢着回答:“欲望就是我要,我要,我要……”8月11日上午,成长课第四课“管好自己”,范家小学校长张平原专门为暑托班里外地来的孩子上课。

  他一直在问问题,引导孩子们发言,分享自己的故事。孩子们说,管好自己,要管好情绪、欲望、语言、行为。这堂课,张平原和孩子们围坐在课桌前,用一种交流的方式完成了整节课。

  范家小学位于四川广元市宝轮镇范家村,距广元市区40公里。范家小学“走红”,是在一个深夜。两年多前,《罗辑思维》主讲人、得到APP创始人罗振宇在2018跨年演讲上讲到范家小学:所有最先锋的教育理念,在这所山区小学都能看到,教育回到了初始目的——育人。

  随后,这个乡村小学的教育样本,引发广泛的社会讨论。人们似乎看到了消解教育焦虑的出口,有远在成都、遂宁的家长把孩子送到这里,在村里租房陪读。

  这个暑假,在国家出台“双减”政策的背景下,范家小学开设了暑托班。有不少外地家长把孩子送到这里来“蹭课”,在这个偏僻山村里,他们远离辅导班,探访溶洞,观察昆虫,找鸟窝、抓螃蟹、做弹弓……沉浸在乡土味的特别设计课程中,回归最纯真和自然的“学习”。

  山区小学

  暑假来了一群城里孩子

  与大多数低年级的孩子相比,13岁的贾壹铭和12岁的李越个子高出很多。但他们跟其他孩子一样,依然“玩得很开心”。

  8月9日是一整天的根雕课,他们俩一起蹲在地上,花了一下午打磨出几个条形小木块。他们的想法是做一个U盘模型,然后请辅导老师用工具雕刻上动漫纹饰。

  更小一点的孩子大多做的是匕首、剑、手枪,他们很满意自己的作品,会拿到老师的面前介绍自己的成果。老师们也会给出一些意见,让他们再次打磨,帮他们上漆,然后夸赞每一个孩子的创意。

  所有的孩子都很自然地玩到了一起,互相嬉戏打闹。但从银川来的贾壹铭还是觉得跟村里的孩子有些不一样,他说刚接触的时候,城里来的孩子会害羞一些,反而是村里的孩子显得更活泼大方。

  范家小学的老师高莉萍发现,这些城里来的孩子在动手能力上要差一些,甚至是绘画课,也没有范家小学的孩子表现好。“但很快你又会发现,他们其实并没有多少差别,孩子的天性是一样的。”高莉萍告诉记者,有几个城里来的孩子在阅读上表现突出,他们都很爱阅读,看了很多书。

  张淼淼在成都一所大学读研究生,毕业设计是拍摄范家小学的纪录片,她在范家小学已经呆了半年。据她观察,范家小学的孩子更活泼、开朗,有着小学生该有的样子,而城里来的孩子显得有些“老成”,看起来更安静,与人交流的能力要差一些。

  此次暑托班是7月25日开班,至8月14日结束。这些城里孩子,大部分是“靠关系”来的。校长张平原告诉记者,去年有一个商界组织来学校参观,对学校的教育模式给予高度评价,并给学校捐了一批教学物资。有了这样一段交情,该商界组织得知范家小学要办暑托班后,提出把他们的子女送来体验一下。张平原没有含糊地答应了,好些孩子都是他亲自去机场接的。

  直到开班以后,还有成都等地的家长跟学校联系,想把孩子送过来,张平原只能以“宿舍不够,照顾不过来”为由推却了。

  受欢迎

  “探究式乡土课程”

  8月11日上午,成长课第四课“管好自己”,校长张平原的课。他坐在课桌一端,跟围坐在课桌边的7个城里来的孩子一起,探讨如何“管好自己”。本校的10多个学生做作业,外地的7个孩子在另一个教室上《成长课》。张平原说,这是专门为暑托班里外地孩子开设的课堂,本校的学生平时就有这门课。

  要管好哪些方面呢?孩子们抢着发言,说有情绪、欲望、语言、行为。张平原起身,把孩子们提到的词语写在黑板上。然后继续问,什么是情绪?大家遇到过情绪崩溃的时候吗?如何控制情绪?

  张平原主要是问,由孩子们来回答,并且分享故事。看起来,这些问题并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但又很实际,很符合孩子们的理解范围。张平原说,这种教学叫自主教育模式,老师负责引导,让孩子自己去思考、参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