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下午3点,我们今天已经做了8000袋羊肚菌菌种。”10月10日,位于凉山州普格县普基镇文倡村的普格县食用菌产业园内,负责人何显芬正和工人们一起制作羊肚菌菌种。从早上7点半开始,他们已在这里工作了7个多小时,“在‘四川扶贫’公益性集体商标的带动下,我们的羊肚菌刚开始种就有人来求购了。”

  “四川扶贫”公益性集体商标产品卖得火,背后是四川省正积极实施的消费扶贫。消费扶贫是打通扶贫产品生产、流通、消费各个环节的“新引擎”,主要通过“以购代捐”,在贫困地区建立长期稳定的农产品产销对接关系。

  作为四川省脱贫攻坚最后一块“硬骨头”,凉山州在消费扶贫方面做得如何?探索出哪些方法?近日,记者先后前往凉山州越西县、喜德县、普格县等地探访。

  新抓手

  公益性集体商标让农产品华丽转身

  从散装到品牌,大凉山的扶贫产品正在实现华丽转身。

  “获得‘四川扶贫’公益性集体商标大半年来,最大的感受就是我们的菜心越来越好卖了。”9月14日上午,在菜心种植基地内,喜德县鲁基乡乡长翁古阿合正忙着和客商沟通销售事宜。

  2019年12月,在广东省佛山市援建下,鲁基乡坛罐窑村建起一个300多亩的菜心种植基地。但是,和凉山很多蔬菜种植基地一样,这个基地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不知如何把品牌叫响。

  虽然有广东公司帮忙销售,但是由于没有统一的品牌和商标,鲁基乡的菜心一度价格偏低、销售范围不广。“今年4月,获得‘四川扶贫’公益性集体商标后,问题得以解决。”翁古阿合告诉记者,品牌叫得响了,价格自然变高了,每公斤菜心的售价比市场价贵了1-2元,能够卖到9元左右。在政府部门的帮助下,菜心还卖到了佛山,“我们初步算了一笔账,获得‘四川扶贫’公益性集体商标后,4月到9月的销售额已达200多万元。”

  不仅是商标,“四川扶贫”公益性集体商标更是一种标准化的产业生产和销售体系。贴上这一商标的农产品也正逐渐显现出品牌综合效益。

  新打法

  培育本土“网红”直播带货

  “这是越西的苹果,个大味甜,快来试试。”在越西县城北感恩社区日前组织的扶贫农产品展示活动上,越西本土“网红”杨显君通过短视频平台推销苹果。

  “通过‘网红’直播带货,就是想要把扶贫农产品更好地卖出去。”越西县商务经济合作和外事局副局长王加红告诉记者,以前县上的扶贫农产品要么是通过帮扶单位“以购代捐”,要么是进行现场零售。但日子久了,大家就发现这些办法的影响有限。

  如何扩大扶贫农产品销售范围,增加扶贫农产品销量?今年年初,省商务厅在凉山州做的几次“网红”直播带货让王加红动起了心思:外地“网红”费用高请不起,可以培育本地“网红”来带货。“没想到,效果还不错,从5月到现在,农产品线上的销售额已达1000万元左右。”

  尝到“网红”直播带货甜头的,还有专合社负责人。布拖县木尔乡块只村比聪中药材种植养殖农民专业合作社负责人阿俄比聪告诉记者,受疫情影响,专合社生产的1万多枚绿壳鸡蛋滞销。“看到‘网红’直播带货很火,就尝试网络直播。没想到,鸡蛋很快就全部卖出去了。”

  手机变成“新农具”,直播变成“新农活”。为挖掘更多特色农产品,不久前,凉山州还专门为7个未摘帽县商务部门和相关企业、合作社负责人举办了电商直播消费扶贫培训。

  新渠道

  建县乡村三级快递物流体系

  “有了这个平台,现在快递下乡只需要2天,比以前快多了。”9月14日上午10点,喜德县电商物流中心,仓储员沙剑在电脑平台上查看物流运输车轨迹。

  2019年前,喜德县所有快递都只到县城。群众多自己坐车到县城取快递;如果要通过快递卖农副产品,还必须将其背到县上。去年,喜德县整合邮政、“四通一达”以及其他快递物流公司,建设县乡村三级电子商务进农村快递物流体系。

  “目前建成24个乡镇电商物流服务站和85个村级电商服务站,以及6条快运专线,由邮政专车统一运输。”喜德县商务经济合作和外事局局长杨朝顺介绍,现阶段的运费由国家级电商进农村综合示范项目补贴,村民的货物从乡镇到县城可实现免费邮寄,“等电商产业发展起来后,邮政将适当进行收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