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远平是区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也是一名一直战斗在司法调解第一线的普通法官。她入职人民法院三十载,初心未改。长期从事多元化解纠纷的诉前调解和家事调解、妇女儿童维权工作。走进新时代,她再启征程,将多元化解纠纷和家事调解、妇女儿童维权事业推向深入。

1992年,大学毕业的梁远平就来到荣昌法院。近30年,她先后在派出法庭、办公室、执行局、研究室、立案庭、综合调处室、家事少年纠纷解决中心等多个部门工作。她总是说,作为荣昌法院的一员,自己是幸福的,在工作中,与同事们并肩作战,播撒着同样的汗水,却得到了比他们更多的关爱与支持。为了回馈这份厚爱,她要在工作中投入更多的感情和责任,努力让人民群众在自己经手的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

作为人民法官,在办案中难免会遇到形形色色的当事人,回首工作历程,她在纠纷化解中果断麻利,所以老百姓送給梁远平“麻辣调解员”的称号。

这源于一件赡养案件。七十多岁的老人被担架抬着求法官主持公道。原来是老人的“霸王”儿子陈老二不赡养老人,还干涉家中的兄弟姐妹赡养行为,理由就是老人在分家时偏了心。老人病了,陈老二不仅不送老人上医院,还阻止兄弟姐妹照顾父亲。

梁远平得知,立马叫上书记员,根据老人说的地址,直接跑去村里找陈老二。几番周折下来,打听到陈老二正在附近茶馆打牌。

在现场,得知法官来意,陈老二不断的高声抱怨和指责法官多管闲事。压着怒气的梁远平来了个激将法,让陈老二大声说三遍“我不管老汉(父亲)和你无关!”要是没人笑话他,法官转身就走!

陈老二脸上挂不住了,梁远平顺势说法明理,让陈老二一顿羞愧,直言“是梁法官把我骂醒了!”后来经过多次调解和回访,陈老二终于和兄弟们达成了共同赡养老人的协议,一起担负起了赡养老人的义务。在回访中,十几年不愿叫一声爸妈的陈老二,跪倒在爸妈面前羞愧地认错,久违的亲情终于修复。

在她担任综合调处室主任时,有一个医闹纠纷案件,至今印象深刻。一个五岁的小男孩在医院救治过程中意外死亡,家属认为是医生的责任,要求高数额的赔偿,医院要求按法律程序分清责任。僵持中,孩子家人纠集上百人冲闹医院。

就在应急小组筹备中,梁远平主动请缨,想试试“亲情法”调解。于是,她走到孩子母亲所在的病房门窗前,告诉她,我只想看看她和孩子。见她一个人来的,孩子母亲打开了病房。这一幕,震撼了梁远平!一个母亲失常的眼神和紧紧抱着小孩的姿态:母亲牢牢护住孩子,深怕怀中的孩子被抢走。梁远平慢慢走过去,靠近孩子母亲坐下,轻轻抚着母亲,带着泪眼真诚的望着她,轻轻的拍着母亲应和着她对孩子的不舍。过了很久,孩子母亲抱着梁远平大哭,伤心的情绪释放了出来,梁远平和她对视着,陪着她掉眼泪,应和着她的胡言乱语。

接下来,梁远平让已恢复理性的母亲叫停亲朋好友冲闹医院的行为,让孩子安息,然后通过法律程序依法维权。母亲听进去了,抱着孩子跟着她走出了病房,同意让死者进行尸检,纠纷得以平复化解。

“有力量、有是非、有温度,这才是司法应有之义。”这件事让梁远平更加坚信:基层法官心中要有老百姓,要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干实事,最终可以换得老百姓的理解和支持。

近年来,荣昌法院成立了“梁远平工作室”,区妇联成立了“梁姐工作室”,都是专门针对妇女儿童维权纠纷而设立的,主要办理涉及婚姻家庭类纠纷。用温情的力量,诠释法律的尊严,与其说是用“法”,更多的是在用“情”。

近30年来,从长期从事多元化纠纷诉前调解、妇女儿童维权工作中,结合以往典型案例,梁远平总结出化解纠纷“五法”。“巧”字到位的“比喻法”,“近”字贴心的“亲情法”,“稳”字当头的“降温法”,“信”字打底的“现场办案法”,“破”字入口的“切入法”。每当遇到一场纠纷,她会把当事人当成是自己的亲人,年老的当做自己的长辈,同辈的当做自己的兄弟姐妹,年幼的当做是自己的晚辈。

法律是冰冷的,但是经过法官的手,传递到当事人心里的一定是有温度的情和理。

30年来,法袍之下有辛酸、有委屈,调解路上有无奈和不被理解,但法袍在身,法槌在手,只有公平正义、只有责任担当、只有一心为民。梁远平时常回忆,在处理纠纷时难免走村串户,脚被磨破过,大冬天路滑也曾摔到过水田里,被狗追过,也被当事人误解、责骂过,躲在自己的被窝里哭过。但她从没有埋怨过、后悔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