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版-1.png

荣昌新闻网讯(融媒体中心记者 郑光慧)一款新兽药的“出生”往往会经历漫长的时间。

从实验室研究到临床试验,再到新兽药证书注册,最终投产上市,其研发周期通常需要五年,甚至更长时间。

前不久,重庆澳龙生物制品有限公司(下称“澳龙生物”)传出好消息,企业新兽药研发取得了新进展。

记者走进澳龙生物实验室,研发团队正在做牛、羊新型包虫病疫苗中试实验。“酶标仪检测结果显示,这款疫苗达到了我们实验的预期要求,效果非常不错。”澳龙生物总经理伏刚向记者介绍。

4版-2.png

伏刚和研发人员检验药品

作为澳龙生物集中科研力量攻坚的一款新兽药,目前,牛、羊新型包虫病疫苗已经完成实验室研究,即将进入临床试验阶段。伏刚介绍,“我们从2019年开始研发牛、羊新型包虫病疫苗,目前进展还不错。这款疫苗上市后,将成为全国乃至全球牛、羊共用的包虫病源头防控利器。”

像这样的创新攻坚,在澳龙生物一直在上演,但并非一路坦途。2011年,是澳龙生物最低谷的一年。伏刚介绍,“当时,企业连工资都发不出来,仅靠猪瘟活疫苗一个产品,勉强维持生计。”

直到2015年,澳龙生物加入四川省华派生物工程集团有限公司。此后,伏刚带领研发团队,对已有产品进行了优化升级,同时还不断推出新技术、研发新产品。其中最让伏刚引以为傲的是,带领企业走出中国、走向世界的“头号功臣”——羊包虫病疫苗。

“包虫病学名棘球蚴病,俗称‘大肚子病’,是世界卫生组织认定的全球十种经济负担最重的疾病之一,也是最具危害性的人畜共患疾病之一。”伏刚介绍。

为解决规模化生产难题,伏刚带领团队通过技术攻关,先后发明、优化“高密度发酵技术”“蛋白纯化技术”“纳米新材料技术”,降低疫苗生产过程中的杂蛋白,提高蛋白产量和纯度,并于2009年建成了世界上第一条羊包虫病基因工程疫苗生产线,生产出了全球第一支羊包虫病基因工程亚疫苗。该疫苗是目前全球唯一用于防治人畜共患病强制免疫疫苗,为全球的羊包虫病防治工作做出了积极贡献。

在羊包虫病基因工程疫苗研制成功之后,伏刚带领研发团队积极投向牛、羊新型包虫病疫苗以及相关检测试剂的研制中。澳龙生物计划打造预防包虫病的全产业链体系,彻底解除全球包虫病的威胁。

如今,伏刚还在带领澳龙生物挑战更多的“不可能”。企业研发的羊棘球蚴(包虫)EG95蛋白ELISA抗体检测试剂盒、布鲁氏菌基因缺失弱毒活疫苗(BA0711株)目前正处于新兽药注册专家评审阶段。不仅如此,企业还有多款产品正在同步研发中,包括牛结节性皮肤病病毒荧光PCR检测试剂盒、犬粪棘球绦虫抗原ELISA抗体检测试剂盒等试剂盒产品,羊口疮弱毒疫苗等疫苗产品。

目前,澳龙生物已拥有羊包虫病基因工程亚单位疫苗、布氏菌病活疫苗、猪瘟活疫苗、伪狂犬病活疫苗、猪乙脑活疫苗、山羊痘活疫苗等10余种产品,产品占领全国市场,并出口多个国家,每年产值达2.3亿元。

如何做到硕果不断?在伏刚看来,企业持续发展不只靠“火车头”,还要靠整个科研团队持续攻坚。为此,伏刚从各地院校召集专业人才,建立智能化活疫苗车间,打造出一支高素质研发部。为了吸引人才、稳定人才,澳龙生物拿出了“真薪实意”。伏刚介绍,“除了奖金、销售提成以外,公司还给予博士生80%的购房补助、硕士生给予60%的购房补助。”

在伏刚的带领下,从2016年至今,澳龙生物研发团队共获得专利41项,对企业产品开发起到关键性作用。近年来,澳龙生物陆续获得了“国家高新技术企业”“重庆市企业技术中心”“重庆市技术创新示范企业”“重庆市工业和信息化重点实验室”等诸多荣誉。

伏刚表示,下一步,他将引进更多的高端人才,不断提高技术研发能力,优化产品质量,开发出更多在世界范围内独一无二的产品,让澳龙生物在生物制药领域拥有更强的竞争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