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图片_20210608094316.png


“一座座青山紧相连,一朵朵白云绕山间,一层层梯田一层层流,一阵阵歌声随风传。”《谁不说咱家乡好》这首歌唱了六十年。每当优美的旋律响起,无不掀动澎湃的思绪,故乡的一草一木,一沙一石,令人魂牵梦绕,难以忘怀。

荣昌城北的古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在这里,我读懂了大自然丰富多彩的语言:从冰雪的消融中,我读出了春天的脚步;从蝉鸣的欢唱中,我感受到了夏天的热烈;从溪水的起落中,我体悟到了生命的节奏。

这里丘陵起伏,溪流萦绕,地灵人杰。这里的山,仿佛让我看到:山峰竞秀,沟壑藏云,斧劈刀削般的悬壁一直伸向天空。这里的雨,仿佛让我看到:漫天的小雨淅淅沥沥的洒落,红了樱桃,绿了琵琶。这里的水,放佛让我听到:水波传情,雨露抚晨,苍穹倒置般的碧海银沙一直通向洋底。这里的人,仿佛让我感到:他们的青春如同灿烂的鲜花,用绚丽的色彩装扮大地;他们的青春如同灵动的舞姿,用奔放的活力舞动年华;他们的青春如同美丽的诗句,用炽热的激情点燃梦想。

月光如水牧牛归

月光如水,牧牛晚归,关闭牛栏,收藏心爱的牧鞭短笛,我是山沟牧牛娃。

山里,没有草原的空旷与奔放,也没有长啸的骏马和彪悍的牧民。却有群山的幽深,岩石的雄伟,溪流的清澈,大树的葱茏,牧草的丰茂。牧童倒骑牛背,进了树林,入了沟谷,就什么也不见了。牧到阳坡,牧上山冈,犹如飘动的白云。

牧笛,是山里的精灵。可以唤起空山鸟语,可以惊醒千古顽石,在峭壁间荡漾,在沟壑里低回,千回百转,令人荡气回肠。高兴时,使牛儿欢蹦乱跳,悲伤时,使牛儿浅唱低吟。

牧鞭,可以牵动大山的魂魄,在空中一甩,响成一串。早晨,可以甩起无边的朝霞;傍晚,可以赶回满天的彩云。牛儿能辨明鞭声的含义,而一切听从指挥。

在这儿,白云里有我撇下的歌的种子,蓝天里有我播下的诗的灵感。在这起伏的山峦间,有我的诗的泉流哗哗欢唱。那些满膘的壮牛,虽然让人羡慕得眼红,却远非我的巨大财富。

我是山沟的放牛娃。我放牧高山,我放牧深涧,我放牧白云,我放牧蓝天。

月晖如蜜缅母慈

夏夜纳凉,月晖如蜜,万籁俱寂,思绪展开翅膀,飞向遥远的慈母。

“所谓弟子规,就是弟子定位的规矩:在家庭,父母长辈就是先生,你是弟子;在学校,师长就是先生,你是弟子;在单位,领导同事就是先生,你是弟子;在社会,亲友就是先生,你是弟子。你以弟子的谦恭对待先生,久而久之就形成你的美德,你就成为谦谦君子,你就潜移默化为儒雅的先生。”这些教诲源于慈母,我最敬爱的妈妈。

我思恋故乡的小河,还有河边吱吱歌唱的水磨。妈妈,如果有一朵浪花向您微笑,那就是我。

我思恋故乡的炊烟,还有小路上赶集的车马。妈妈,如果有一支竹笛向您吹响,那就是我。

我思恋故乡的渔火,还有沙滩上美丽的铁螺。妈妈,如果有一朵风帆向您驶来,那就是我。

我思恋故乡的明月,还有青山映在水中的倒影。妈妈,如果您听到远方飘来的山歌,那就是我。

人生是条无名的河,是深是浅我都过;人生是杯无色的酒,是苦是甜我都喝;人生是辆五彩的车,是风是雨我都坐;人生是支无畏的歌,是高是低我都和。

当我成为名士之后,我会自豪的宣布:我的慈母,她是大雁,辛勤地教我飞翔、捕食;我的母亲,她是舵手,带领我搏击风浪、走向成功;我的妈妈,她像春雨润物、无声奉献。

当走过恋恋风尘之后,我才知道,怀念是永久的炊烟。

当度过漫漫岁月之后,我才明白,前方的路是因您而开。

夜阑人静,临窗远眺,香甜和安稳如月晖铺展开来。感谢母亲给了我强健的体魄,赐予我成就事业的资本。感谢妈妈给我健全的人格,授予我处事建树的法宝。我热爱人民的教育事业,我将执教五十年,教育三代人,以此感谢慈母的哺育之恩,以此感谢党和人民的培育之恩。

又是中秋月儿圆,妈妈,我再看您时,您已曲折成一条河,顺着我情感的手臂静静地流淌。多少年,您一如既往,已深沉的气质流向我,向迂回的暖流滋润着两岸的土地和家园。而您清澈无比的水体,宛如明镜的光芒,照亮了我一生的岁月追求。岁月可以塑造一切,您的水流虽然迟缓了,而我的河床却在渐渐拓宽。这是您的愿望啊!妈妈,今生注定,我是您最长最亲切的支流。如今,您悬挂在墙上,我挺立大地上。

月圆如梦话蝶变

人间月半,天上月圆。皎洁的中秋圆月辉映着不变的荣昌,吴刚挥斧筏桂依稀可见,桂树岿然屹立,见证了荣昌的千年蝶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