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版-4.png

有人说,一个地方若能待一年,说明和那个地方有缘;若能待两年,说明和那个地方有情;若能待三年或者更长,便可称之为第二故乡。

在转瞬即逝的岁月里,我已走过28个春秋。除去启蒙和学习的年月,荣昌是我大学毕业的第一站,是走进社会的首站,也是截至目前为止唯一的一站。这是梦开始的地方,是我的第二故乡,现在是我寻梦的第6个年头。

明曹学佺《蜀中广记》卷53记载:荣昌县“以介于荣、昌二州之间为名”。“天下海棠本无香,独昌州海棠香扑鼻”说的就是荣昌。当地人称之为“云”昌,走在街上,听到别人发音荣昌,这人一定是外地人。而我,就是其中之一。

来到荣昌,是因为工作,远觉镇就是我工作的地方,选择它是因为被它的名字吸引——“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

犹记得,2015年2月,初来乍到,人生地不熟,加之自己不是自来熟的那一路人,致使刚到单位的前一个月,浑身被孤独感包裹,只想逃离,一放假就迫不及待去重庆和老朋友相会。

但是,我们终究会逐渐明白,在人生之旅中总会遇到一些人、一些事,让你确定即使许多年以后,这些人和事仍会留在自己的记忆里。

加莉是给我介绍荣昌,带我认识荣昌的第一个人。那时,我在荣昌还没有落脚之处,是她把我带回家“收留”。相识并没有几天,突然去对方家里,多少有点不自在,加莉用她的温柔和细致给了我心安。那天下班回家吃了晚饭,她带我散步,边走边介绍这是哪里,那是什么,特地带我去了猪文化长廊,介绍荣昌文化、荣昌特色,一路说个不停。即使十分怕晒,第二天还是“全副武装”做了防晒,专门带我去仁义看马鞭草。这天,我们玩得很开心,拍了很多照片,终于,我也不再扭捏。从相处交谈中不难看出,她作为荣昌本地人,对这片土地的热爱和对朋友的友好、无私。

如果说在荣昌是加莉首先带给了我心安,那么覃姐姐就是带我快速融入荣昌的人。覃姐姐是那种大大咧咧、十分热情却又不失温柔的人。同为外乡人,对我格外照顾。刚入职那会儿,因为工作原因,我们常常不期而遇在荣昌开会或者办事。“攀攀,你在荣昌?有饭吃没有?来我这儿吃好吃的。”“我来不好吧!”“怕什么?快点来,等你哟。”就这样,我经常跟着她“蹭吃蹭喝”。那时,吃了饭,我们就要算着时间坐班车回单位,路程本不算太远,但受条件限制,回单位所花的时间却不少。在这期间,覃姐姐一般都会给我普及荣昌知识以及工作中要注意的事情。这些都帮助了我尽早地融入单位,融入荣昌。

渐渐地,我不仅和覃姐姐、加莉越走越近、越来越亲,还和单位的同事打成一片。在工作中,我们团结协作,为远觉的事业共同奋斗;在生活中,谁要是遇到了什么困难或者疑惑,大家会第一时间投去关怀、给以慰藉与疏导。我们时常相约在荣昌街头小巷闲逛,漫步濑溪河河边,饿了就吃碗铺盖面、黄凉粉,或者啃两个鹅翅膀。

现在,我在这里有自己的小窝,有热爱的工作,有相熟的朋友,有向往的生活,有一颗安定感恩的心。

我庆幸自己来到了荣昌,认识了现在的这些朋友们。身处繁荣昌盛好的棠城,在不断流逝的光里,我内心也伸出触角,来感受人生之旅赋予我们的美好,感受曾经让我忽略了的荣昌之美。

清晨,微风迎面,沿着向阳北路慢跑一圈,看着小朋友三三两两有说有笑走向学校,走向高处、走向远处,走向知识的海洋。想着他们也会逐渐长大,忙着为自己编织美好的明天,壮丽的未来。

傍晚,在人民广场接受轮滑学习的小朋友可爱异常,跳坝坝舞的姐姐阿姨活泼有力,一片热闹的景象让人不禁心情愉悦,感到安心。

因为这些可爱的荣昌人,爱上荣昌这座温暖的城。道是时间无情却有情,或许,时间无涯的荒野里,人世间的一切相遇都是最好的安排,让我和荣昌这片土地不期而遇。

吾心安处是吾乡,只生欢喜不生愁。正因为如此,我会感恩相遇,珍藏记忆,不管是亲情、友情、爱情,还是“云”昌故乡情。

【作者简介】

雷雪攀,女,重庆铜梁人,1992年3月出生,于2015年2月参加工作,2016年6月加入中国共产党,2019年6月被中共重庆市荣昌区委授予荣誉称号,评为荣昌区优秀党务工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