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昌情缘.png

这些年虽未曾在外地工作过,但工作之余也走过许多地方,尤其是结识了很多文朋诗友及美术、书法界的朋友后,见了很多名花,赏了很多美景。但是不知怎么的,心心念念的,仍然是家乡的海棠花。

在荣昌,大多数的市民都知道海棠花。海棠有很多品种,花开甚艳,有大红、深红、浅红、深黄、浅黄之分。

虽然我们荣昌盛产海棠花,但一般人只知有这样美丽的花,却并不会引以为荣。有人就会问,难道荣昌的海棠花还有不一样的地方,或是有更多的典故吗?

那我得给大家讲一讲荣昌海棠的历史故事。

据唐朝的《百花谱》记载:“海棠为花中神仙,色甚丽,但花无香无实。昌州产者,有香有实,土人珍为佳果。”《百花谱》作者叫贾耽,是唐代政治家、地理学家,曾居相位13年,著作丰富,他记录的海棠就是我们荣昌的海棠,文中的“昌州”就是当时的“昌州府”。实际上,在贾耽之前就有人对昌州海棠有所描述:“两千里地佳山水,无数海棠官道旁。”

从上面的资料所记,海棠应该是无香味的,但为什么昌州海棠又有香味呢?这又得从《墨客挥犀》中得到答案。这一典故是:彭渊材闻李丹辞去昌州的官,是嫌昌州地方边远,贫穷。彭渊材对李丹说,昌州是个好地方,你为什么不去?李丹说昌州有什么好呢?彭渊材说,天下海棠无香,唯独昌州海棠才有香味,这么好的地方你为什么不愿意去呢?这就是后来“海棠香国”典故的出处和由来。

天下海棠本无香,但为什么昌州海棠有香味呢?根据我的观察和体会,我认为,昌州这个地方气候湿润,土地肥沃,雨量充沛,才是海棠产生香味的主要因素。

荣昌海棠历史的记载还没结束。在《乾隆荣昌县志》和《光绪荣昌县志》中均记有:“海棠堰,在废昌元县,当四道之交,乃井星中所产,海棠花色微黄,独有香故,以名堰,今无存。吴家铺,县北一百二十里。堰有香霏阁,阁下有香霏桥,皆古名胜地。”所产的海棠与别处不同,而是海棠有香味,这里就是香海棠的源头。宋朝汪元量看过海棠后,若有所思,作诗一首:“我到昌州看海棠,恰逢时节近重阳,人言好种亦难得,只有州衙一树香。”到明朝时,荣昌籍刑部尚书喻茂坚也对海棠赞赏有加:“海棠香国开晴蔼,步履逍遥踏翠微。青鸟往来鸣客至,黄鹂上下傍云飞。两江兰桂多森秀,一路林园有瘦肥。惟爱村翁真乐处,衡门无日不春晖。”

近代绘画大师张大千也对昌州海棠赞赏有加。他除了绘制海棠花外,还写诗赞扬海棠:“锦绣果城忆旧游,昌州香梦接嘉州。卅年家国关忧乐,画里应嗟我白头。”荣昌本地绘画大师,又称“东方梵高”的陈子庄,与张大千有交往,也曾绘制很多海棠花的佳作。

可惜,后来香海棠没有香味了。

从我搜集的资料看,可以判断,大约在明代中期,由于土质变异,气候变化,兵火灾害,无人精心培育香海棠,导致香海棠逐步失去了香味。

那么,我又是何时爱上海棠,并为她奔走呼号的呢?1970年,很偶然的一天,我从县志上看到了海棠花的记载,顿时被她的历史韵味所倾倒,忍不住一次又一次幻想她曾经的盛况,因此与海棠花结下了不解之缘。当时,我就想,很多花通过嫁接和其它方法,都有了质变,有的花由单一的颜色变成了多种颜色,难道海棠花就不可以重新有香味吗?

21世纪初,因为有了互联网,联络外界方便了,于是我在博客中呼吁植物学家、有志之士来改变这种状况,使海棠花变得有香味。记得这个时期县政府还有个政策:谁能使海棠花变得有香味,可享受10万元的补助。因此,我也逢人便宣传本地海棠花的艳丽和欣赏价值,以及香味海棠的“变改”。

2005年以后,我又从诗词角度,写了不少宣传海棠的七绝、七律诗、词、曲。大约写了30多首,并交荣昌诗联学会主办的《棠香诗联》、重庆诗词学会主办的《重庆诗词》,以及其他一些报刊杂志上发表,以尽自己绵薄之力。

同时,不单是我自己为海棠花而奔走呼号,我还动员了我的亲戚朋友进行宣传。就是住在外地的荣昌人,我也通过电话、手机联系,对他们宣传荣昌的海棠,使他们都知道,海棠是荣昌人的骄傲,也是荣昌人的情结,更是一段辉煌历史。

最近这些年,有一些迁往外地的朋友,他们回到荣昌后,都主动询问荣昌海棠的培植情况,我就带他们到海棠园、八景园去看一看,游一游,使他们知道海棠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