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版-1.png

开栏语:

初心在方寸,咫尺在匠心。

荣昌的折扇、夏布、陶器、卤白鹅、黄凉粉……它们是一代代荣昌人的记忆,如今也依然陪伴大家,甚至让不少异乡人为之沉醉。但是你了解这些“荣昌造”背后的技艺和故事吗?

即日起,本报推出“荣昌老技艺”系列报道,带领大家一起探寻荣昌老技艺,感受民间艺人的精气神,寻找传统文化的温暖力。

4版-2.png

王平浩展示荣昌折扇


荣昌新闻网讯(融媒体中心记者 向虹霖)荣昌折扇,经历代艺人刻苦钻研、精工创制,逐步发展成为具有独特风格的民间传统工艺品,与江苏苏州的绢绸扇、浙江杭州的书画扇共誉为“中国三大名扇”,被国务院批准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76岁的王平浩就是通晓荣昌折扇技艺并坚守至今的老手艺人。近日,王平浩就带领记者,一起感受荣昌折扇的魅力。

来到王平浩家中,目之所见,最多的物件就是书本,其中有不少介绍荣昌折扇的书籍。其中《荣昌县志》记载:“折扇古称聚头扇,又名卷扇,以棕竹、毛竹为之,被称为怀袖雅物。荣昌折扇以其精湛的制作工艺闻名于海内外。”

王平浩介绍,荣昌折扇同许多“非遗”一样,历史悠久且曾风靡一时。起初,荣昌折扇多在周边销售,后因做工考究,轻盈便利,在明万历年间成为朝廷贡品,名声大振,在民国时期更是远销西南各省及印度、缅甸、泰国等地。

上世纪50年代,荣昌折扇厂成立,繁盛之时,订单如雪花般从海内外纷飞而至,厂内职工达300余名,年产量曾超过200万把。“那个年代荣昌折扇厂可谓是享誉全国,制作工艺在全国备受好评。”王平浩感慨道。

王平浩生于折扇世家,家中五代人从事折扇生产制作,父亲更是少有的精通全工段的大师傅,“从穿开裆裤开始,我就在折扇厂里跑,小时候皮得很,经常拿折扇师傅的工具玩,被打了不知道多少次。”

虽然从小耳濡目染,但是这门技艺对王平浩来说,依然不简单。14岁起,王平浩就在折扇厂工作,学习制作折扇。最初半年,他不敢用好的竹料,每天拿着父亲做剩下的边角料练习,一周能练废几百片扇骨。有时晚上吃饭,拿碗、捉筷,两条胳膊都在发抖。

“做荣昌折扇,就是手上功夫,没啥诀窍。”王平浩表示,一把好的荣昌折扇,首先需要一块好料,然后通过慢慢地雕磨,才能制成一把好扇子。听起来简单,却需要工匠师傅运用多年不断积累的手工经验才能做到。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荣昌折扇的制作工艺大致分为16个工段145个工序,集染色、粘合、绘画、雕刻和镶嵌等技艺于一体,制作考究。

“传统手工制扇包含了选竹、砍竹、制大骨、制小骨、磨骨、装扇钉等一系列手工艺,其中最能看出折扇匠人手艺的就是刀工,下刀要稳,稍微偏锋,就得重做。”王平浩说,“属于收藏级的扇子都是百分百的手工制作,普通的扇子也是包含了70%的手工。”

近年来,受市场需求、机械化流水线生产等因素影响,手工折扇的价值就更多体现在收藏性和艺术性上。如何使荣昌折扇更具艺术收藏价值?这是王平浩等手艺人一直在探索的事情。

王平浩介绍,传统的对开张的折扇纸上印有四个图案,四个圆心点在不规范的对开张中间位置,割纸工不好操作,边角余料零乱,也无法再利用,且裁下的扇面最多只有一百七十度。

为了让折扇更加美观,工艺更加精良,1979年,王平浩和同事将印花图案排版进行改进,将四个圆心点居中在对开张四方中心边沿,四个扇面背靠背。这样不但裁割提高了一倍以上工效,而且裁下的扇面都能超过一百九十度以上,做出的成品扇面可达一百八十度。

值得一提的还有荣昌“胶水扇”的诞生。1982年,因粘合折扇的鲜桐子无法收购,荣昌传统黑纸扇无法生产,王平浩和折扇厂工人多次试验,发现把聚乙烯醇当做粘合剂同样可行。为此王平浩到泸州一家胶水生产厂寻求合作,在明确扇面粘合的需求后,该厂家专为荣昌折扇生产了胶水,取名“扇子胶”。“胶水回厂后,我亲自打墨烟、兑胶水,试制出第一批真正意义上的荣昌‘胶水扇’。”王平浩说道。

正是王平浩等一代代制扇人累积制扇精髓,荣昌折扇才拥有了独特魅力:扇骨数量多且细密、扇面轻薄柔软、扇面展开幅度大,声名鹤立跻身“中国三大名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