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版-1.png

3版-2.png

研发人员进行缓冲液配制

荣昌新闻网讯(融媒体中心记者 侯星宇)10月29日,一通电话打破了重庆三杰众鑫生物工程有限公司(下称三杰众鑫)实验室的宁静。正在埋头实验的三杰众鑫总经理张立武接起电话后,异常振奋。

原来,三杰众鑫于今年1月获得发明专利授权的一种规模化的卵黄抗体提取方法在市场上好评不断。这通电话正是天津某生物科技企业,向三杰众鑫抛来的“橄榄枝”。

这种规模化的卵黄抗体提取方法为何能受到客户的青睐?

“运用该方法提取卵黄抗体,其生产周期能从原来的5天缩短至2天,每瓶抗体生产成本节约3元左右,杂蛋白含量由以前的8%下降至0.5%,其纯度更高、性状更稳定。”张立武自豪地说,是坚持创新、不断突破,让三杰众鑫在家禽养殖业重大疫病防控研究中“一马当先”。

其实,三杰众鑫的创新路并非一路坦途。

时间回到6年前。2015年,三杰众鑫刚刚成立,定位于致力家禽养殖业重大疫病防控研究,集中于市场需求大且有研究基础的研究项目。后来,不满足于现状的三杰众鑫开始在少有“教材可循”的项目中寻求突破。

勇气的背后,三杰众鑫给出的理由很简单——创新研发是企业的生命力,一旦研发的产品具有不可替代性,就能形成企业核心竞争力。

2017年,经过深入的流行病学调查,三杰众鑫发现,国内对具有传染性的鹅痛风病的防控研究较少,是家禽养殖业中医大“硬骨头”。

张立武说:“通常情况下,鹅痛风是由于鹅体内蛋白质代谢发生障碍所引起的一种代谢性疾病,其主要病理特征为鹅的关节或内脏器官及其他间质组织蓄积大量的尿酸盐。国内流行的鹅痛风病具有明显的传染病特征,不同品种、日龄的鹅,尤其是幼龄鹅均易发生该疾病,对于鹅类养殖危害极大。”

为了解决这一难题,三杰众鑫正式启动研究该禽病的疫苗项目。

项目启动以来,三杰众鑫科研团队几乎全天“泡”在实验室,夜以继日实验。

但历经艰辛研发出的疫苗注射进雏鹅的体内后,存在10至14天的免疫空白期,而鹅痛风发病时间往往在5至15天,也就是说,雏鹅在免疫空白期同样容易患病,这也就意味着,三杰众鑫鹅痛风疫苗推行计划,宣告失败。

然而,三杰众鑫并没有放弃,而是寻求另一种方法——研发鹅星状病毒卵黄抗体,如果能成功,既可省去免疫空白期,且预防效果更佳。

确定病源、分离毒株、开展卵黄抗体研发……功夫不负有心人,2018年12月,鹅星状病毒卵黄抗体最终成功面世,并于2019年10月,获得农业农村部新兽用生物制品临床试验批件。

尝到创新“甜头”的三杰众鑫,又将目光投向鸭呼肠孤病毒卵黄抗体、鸭圆环病毒精制卵黄抗体等兽用卵黄抗体研究,目前均已研发成功,技术转让给国内5家知名动物药企。

今年,三杰众鑫决定进军家禽养殖业重大疫病防控研究领域“新蓝海”,并收获了累累硕果:采用正交实验法进行400余次试验,最终筛选出辛酸溶液最佳配比方案;研发出规模化的卵黄抗体提取方法,使抗体纯度达到99.8%以上,成为行业“领军者”;发现鹅星状病毒的抗体依赖性增强现象,为鹅星状病毒的防控和基因工程亚单位疫苗的研发提供了理论依据;针对新传入的牛结节病,三杰众鑫联合南京农业大学、中国动物卫生与流行病学中心,合作研发用于牛结节病治疗的基因工程牛α-干扰素,并取得了阶段性成果……

“作为研发型企业,对自主研发的追求让我们一开始就赢在了‘起跑线’上。”回顾企业走过的创新之路,张立武感慨万分。目前,三杰众鑫累计研发15项科研项目,科研投入占企业销售收入的80%以上。

“近期,我们投入了200余万元,用于冻干车间建设,建成后,将为后续冻干产品研发提供保障。”张立武表示,三杰众鑫将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并启动兽药GMP车间建设,实现科研成果自主转化,为带动行业科技进步和荣昌畜牧业高质量发展作出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