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昌老技艺】荣昌夏布: 荣耀“中国草” 千年“活化石”

李俭康织造夏布

荣昌新闻网讯(融媒体中心记者 何文杰)起源于汉代的荣昌夏布,有着一千多年历史,被誉为纺织品的“活化石”。夏布在汉代时期被称为“蜀布”,唐朝时期,因其“轻如蝉翼,薄如宣纸,平如水镜,细如罗绢”,又被称为“筒布”“斑布”,是当时的贡布。时间来到2008年,“荣昌夏布织造技艺”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如今,这项沉寂已久的技艺又重新焕发新的活力,走进越来越多人的生活中。

这项承载千年时光的技艺有什么奇特之处?近日,记者跟随盘龙镇老技艺人李俭康的脚步,一起去感受它的神奇魅力。

今年61岁的李俭康出生于夏布编织世家,6岁就向母亲学习挽麻芋子,12岁跟着父亲学习夏布织造技艺,14岁已能独立完成织造夏布的所有流程,并于上世纪80年代成为有名的夏布织造高手。

“荣昌夏布其实是以苎麻为原料编织的布,常用于夏季衣着,凉爽适人。”李俭康介绍,“苎麻被称为中国草,春季栽下,一年可收获三至四次。其中,头麻与二麻收获的纤维较好,长而韧,纤维的丝线通常可达两米。但刚收获的苎麻不能直接使用,要经过打麻、漂白、绩纱、挽麻团、牵线、穿扣、上浆、织布、漂洗、整形、印染等十多道手工工序,才可织得夏布一匹。”

李俭康表示,这些工序虽繁琐,但历经千年,生产荣昌夏布的主要工艺流程并没有什么改变。而每一项工序,都有其不同的要求,比如打麻要把握好采收时间,采收过早,麻纤维尚未成熟,无法利用;采收过迟,纤维就会老化,附着在茎秆上不易剥下。再比如织布,这一环节考验的是手力、腰力、脚力、眼力,四力必须均衡才能织出好的夏布,这也是生产流程中难度最高的工序,而李俭康是这项技艺的翘楚。

曾经,李俭康把织出来的布拿到市场上去卖,往往几分钟之内就会被“抢走”,而且价格还比人家高出10%。

如何生产几分钟就被“抢完”的夏布?李俭康坐上一台木质织布机亲自织布演示。

下腰、踩踏板、双手翻飞丢梭、推筘……在织布机上,李俭康手脚腰并用,娴熟地做着这一连串动作。伴随着织布机吱嘎、吱嘎的声响,装满纬线的梭子以两秒一个来回在左右手及经线之间快速地穿梭,让人眼花缭乱。不经意间,经线和纬线已无数次交织在一起,慢慢成型。

“别看动作简单,要达到熟练的程度必须练上好几年。”李俭康说,由于苎麻丝线易断,织布时,织布者对腰力的掌控非常关键。如果下腰时力量过小,会导致经线松弛,织出来的布面不平顺、丝线稀密不均;如果下腰时用力过大,则容易崩断经线。

正因如此,在夏布织造技艺领域,普通手艺人织一匹0.36宽、22米长的夏布,至少需要十七八个小时,且一级(最优等级)布产出率通常只有百分之七八十。

正是因为考究的技艺和高标准的要求,让荣昌夏布传承至今,也正是因为像李俭康这样的老匠人的坚守和传承,夏布技艺才没有流失在历史长河中,才能成为具有地方特色的技艺。

如今,以荣昌夏布为原料,结合中国传统文化、巴渝文化精髓,运用传统与现代工艺相结合的手法,精心制作成的具有浓郁地方特色的夏布服饰、文创、工艺品等产品,已经飞入千家万户,走出国门。

“现在荣昌夏布紧跟时代发展,在着色、定形、创意设计等方面不断得到创新,无论在艺术工艺领域亦或经济实用方面,均有一席之地。”李俭康介绍,在国内,由夏布制作的衣服、床品、工艺品等受到民众的喜爱,而在韩国、日本和东南亚等国际市场,夏布及其延伸制品也颇受当地民众欢迎。

“织造夏布是一门非常枯燥的技术活儿,并非难学,而是需要心静、有恒心、有毅力。”李俭康说,如今荣昌精通这门技艺的老匠人已不多,为了不让它遗失,保护和传承好这门技艺,他已收徒120余名,这些徒弟遍布于盘龙镇数十家夏布生产企业中,大多已成长为夏布织造能手。面对未来,李俭康期望把自己的成功经验及技艺传授给更多人,让荣昌夏布永放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