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重庆市荣昌区委党校 程斌

乡村振兴是重要的国家战略,全面推进乡村振兴是巩固拓展脱贫攻坚成果、全面建设现代化的必然要求。在新阶段,荣昌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也有一些新特点,面临一些新问题。本文试对此做一些探讨,以促进我区乡村振兴和城乡融合的更好发展。

一、关于新阶段荣昌区全面推进乡村振兴的新认识

(一)乡村振兴涉及乡镇和村庄地域综合体的整体考量

今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强调,脱贫攻坚取得胜利后,要全面推进乡村振兴,这是“三农”工作重心的历史性转移。2021年4月29日第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务会第二十八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对全面实施乡村振兴战略做出法律规范和规定。乡村的概念也与大多数人的认识有所不同。《中华人民共和国乡村振兴促进法》所称乡村,是指城市建成区以外具有自然、社会、经济特征和生产、生活、生态、文化等多重功能的地域综合体,包括乡镇和村庄等。从整体上看我们不能仅局限于点上的村庄,还要从乡镇的整体上统筹思考、规划长期、中期和近期发展,使之配合适当,具有更长的可持续性。

(二)荣昌的乡村振兴中城乡结合紧密性的要求更突出

荣昌具有直辖体制优势和特点,荣昌区区域发展也不完全与地级市相同,是地级市和县的综合。科技创新既涉及高新区、工业企业的科技创新,也包括农业领域的科技创新,包括一二三产一体化发展,如生猪大数据、荣昌的特色农产品种植、农旅及现代化科技的融合等。荣昌的乡村振兴在学习借鉴其他地方经验时应注意这种城乡的结合的紧密性,要更加紧密结合成渝地区科技创新桥头堡、畜牧城、城乡融合一体化发展。防止新的城乡“二元”结构、城乡“两张皮”现象发生。

(三)村(社)换届后形成一种乡村振兴的新干劲

全区村(社区)“两委”换届后,充实了一批新的基层班子领导,经过党校集中培训学习、相互交流后,启示了方法,村(社区)书记们都有许多好的新办法,正准备大干实干快干,加快各村的振兴步伐,这是新阶段荣昌乡村振兴的一个新特点。

二、需要解决的重点问题

(一)乡村人才不强

目前,农村人口以老人、儿童为主,出现留守老人和留守儿童问题。例如,2019年末荣昌区农村人口438190人,占常住人口的51.53%,农村人口大量向城镇转移。常住农村居民收入不到城镇居民的一半。这使得农村在产业发展上,出现了选人难、留人难、用好难、创业难等问题。本土人才数量较少,可供挑选的空间小,人才使用量和储备量不能满足乡村建设的需要,硕士以上高学历人才、农林畜牧技术能人等高素质人才不多。与大城市相比机会少、上升空间有限,基层大量行政性、事务性工作牵扯了大部分精力,限制了本土人才创造力和精力。与在城市发展的同学、同乡比,心里会有失落感,影响工作动力。这成为了乡村振兴的一个制约发展因素。

(二)乡村基础设施发展不平衡

虽然近几年全区各村的基础设施补短板得到较好解决,乡村交通网络也不断完善,不断开展农村人居环境整治,大幅提升了各村的人居环境。但有的地方基础设施条件较弱,有的村还是泥路,许多农田较分散不成片,机械化生产不便开展;农业基础设施陈旧,存在后期管护力度不够等问题。特别是距城乡较远的远觉、铜鼓的一些村,这方面的基础设施还相对落后。

(三)乡村产业能力不强

有的村(社区)还没有形成有长久市场竞争能力的产业,企业的发展规模还较小,示范作用较弱;专业合作社规范程度也不高、辐射带动效果不明显;农产品交易方式单一,农村电商的作用发展不充分;市场信息作用发展不充分,市场供求信息对农村生产的引导不够及时、准确、系统、权威;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示范作用还没完全发挥;农村的产业能力、创新能力、抵御市场变化和自然灾害风险的能力有待提高。

(四)基层干部的知识能力还有不足

乡村振兴涉及经济、文化、社会治理等方面方面。现有的基层干部对新形势下的发展农村经济的知识经验还不足;认识、开发、品鉴乡村文化产品的水平不高;有的年轻干部,缺乏基层工作经验,也老百姓打交道的能力弱,动员服务群众能力差,造成有的干部队伍知识结构不全面,能力存在差异性。

(五)乡村元素的资源优势挖掘不够

乡村大有可为,许多资源具有重要的价值,如河包镇经堂村的一些农村元素,传统的生活方式等等,却成了川美学子的宝贝,开发出来了,成为了资源,成为了文旅产品、商品,农村增收的买点,促进乡村振兴产业兴旺、乡风文明的抓手。河包经堂村大多数的农村元素、传统生活方式,在全区各村都有,有的还有自己的特色。在目前城市人对生活物资等消费日趋高档化、“回归化”的大背景下,农村的这些元素是一个潜在的巨大市场。这方面我们没有恰当地挖掘好,还有很多空间待探索。

三、当前突破乡村振兴难点的措施对策

(一)探索创新保持村(社区)长期连续性新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