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荣昌情缘】逐梦荣昌勤耕耘

我是土生土长的荣昌人,对家乡有着难以割舍的情缘。

记得上小学的时候,老师给同学们说:“我们的家乡是荣昌,长大后要爱家乡。”懵懂的我,虽然对家乡的概念有点模糊,但懂得了长大后要热爱家乡。

直到上高中的时候,我父亲把我送到县城里的荣昌中学读书,第一次看到荣昌县城,我才对家乡的概念有了新的认识。尽管当时荣昌县城没有现在这么大,但比起我生长的小山村,觉得荣昌是座大城市。那时,我心中有一个梦想,一定要努力读书,将来到县城里工作。

我儿时的梦想是长大后要当一名解放军。1980年11月,我终于穿上了绿色的军装,带着不舍的依念,第一次离开生我养我的故乡,来到了大西北的戈壁军营,当了一名坦克兵。入伍后,我特别想家,每当夜幕降临,仰望星空,我这名热血男儿,总会情不自禁地思念远方的故乡。在他乡的军营里,最盼望的就是家乡的来信,只要看到信封上落款地址有“荣昌”两个字,心里就暖暖的。“荣昌”是我心中最温情的字眼,无论走到哪里,总忘不了家在荣昌。

我志在军营,逐梦无悔青春。我在部队开过坦克,当过新闻报道员。军旅生涯13年,我不仅光荣地加入了党组织,还荣立了1次二等功、4次三等功。每当我走上颁奖台接受部队首长给我胸前佩戴闪闪发光的军功章时,我感到无比地自豪。作为荣昌儿女,我没有辜负家乡父老乡亲的殷切期望。每次部队把我的立功喜报寄回荣昌,乡里的领导都会写信表扬我、鼓励我,说我为荣昌人民增了光。

自从1983年7月部队首长把我调到报道组担任专职新闻报道员,我便与新闻结下了不解之缘。我在部队干了10年新闻工作,曾担任师《演习快报》编辑。1993年底,我即将从军队转业到地方工作。我背着厚厚的几本作品剪贴本和一大摞作品获奖证书、立功受奖证书,找到荣昌县广播电视局领导,表达了我想回家乡工作的愿望,局领导们翻看了我发表的新闻作品,当即对我说:“小刘,我们马上要成立荣昌人民广播电台和荣昌电视台,正需要你这样的新闻人才,欢迎你回家乡来工作。”我怀着对家乡的热爱,转业到荣昌县广播电视局工作,成为电视台的一名记者。

荣昌,我的家乡,我的梦。我终于实现了进县城里工作的梦想。从此,我在荣昌这块土地上勤奋耕耘,逐梦前行。白天,我扛着数十斤重的摄像机四处采访;晚上,我挑灯夜战伏案写稿。那时,荣昌电视台刚成立,摄像记者少,最忙时一天要跑3、4个采访,经常是晚上加班写稿到深夜。尽管非常累,但乐在其中。

我辛勤耕耘,成为新闻里的追梦人。在荣昌工作的28年,我用脚步丈量新闻,跑遍了荣昌的山山水水,成为荣昌故事的记录者和传播者。这一跑,我再也没有停下来。

家乡的热土留下了我耕耘的脚步。我一直奋战在采编一线,采写、编辑了数以万计的新闻作品,参与过庆祝重庆直辖十周年、党的十九大、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庆祝新中国成立70周年、脱贫攻坚、抗击新冠肺炎疫情、党代会、人代会、政协会等近百项重大新闻的采访报道,为荣昌的发展做出了应有的贡献。

为了讲好荣昌故事,传播好荣昌声音,让更多人了解荣昌。我还采写了大量反映荣昌的新闻向全国和市级媒体投稿,刊发的报道不计其数,具体刊发了多少篇稿件我已数不清了,只记得最多的一年,我在重庆电视台刊播荣昌的新闻96条,在《重庆日报》《重庆农村报》等市级媒体刊登荣昌的新闻40多篇,在中央电视台刊播荣昌的新闻5条。作为记者,我追求的不是用稿数量,而是质量。我采写拍摄的《荣昌多策并举全力抗旱减灾》《荣昌近5万农村小学生喝上免费牛奶》等新闻上了央视《新闻联播》提要,《喜看变化乐开怀 畅谈报告添信心》上了央视《新闻30分》,《重庆部分区县遭暴雨袭击》《政府补贴打井 解决群众饮水难》上了央视中文国际频道《中国新闻》《全球咨询榜》栏目向全球播出。我采写拍摄的《荣昌依托“猪”名片 做大做强畜牧科技产业》,2007年8月16日在重庆卫视《重庆新闻联播》头条播出了2分33秒,其他区县台的一位台长看到这条新闻后,当即打电话给我说:“友才,你真牛啊,我们上《联播》都难,你还要上头条。”我采写的《荣昌县各级机关干部转变作风 深入乡间田头忙春耕》在《重庆日报》头条刊发。《为了农业 赔本也干 星火机械厂抓紧生产稻谷脱粒机支援秋收》《荣昌县各级工会实行“任期目标责任制”》《忽如一夜春风来 广顺供销社转换经营机制重现活力》等稿件,分别在《重庆农村报》《现代工人报》《四川供销合作报》头版头条刊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