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昌情缘.png

人啊!无论你离家有多久,无论你贫穷还是富有,最难割舍的是故乡情怀,最难忘却的是故乡山水,最想吃到的是故乡饭菜,最想听到的是乡音乡韵,最想做到的是能为家乡贡献自己的力量。

面对家乡——荣昌,我总是有一种特殊的情怀。不同于对北上广的向往与憧憬,不同于对内新西的心境与旷达,不同于对敦煌壁画的好奇与玄妙,它仅是一种由内心深处向外渗透出的乡土情缘,也是一种单单想要报答这一片生我育我的土地的感恩之心。

回首来路三千,转眼间,我来到这座城已有十五载。假期回家和奶奶一同打扫卫生,扫帚带起的灰尘像闪烁的金沙在阳光下浮动,好看得紧。不经意地一瞥,摆在角落里“尘封”已久的旧照骤然映入眼帘,穿着黑色连衣裙的小女孩儿,站在濑溪河边踮着脚、做着剪刀手笑容灿烂的样子,令我思绪万千。透过照片,除去小人儿的稚嫩,细看照片上的背景,是历经沧桑的石板小路,是参差不齐的幼小树苗,是分散凌乱的陈旧楼房。拿起照片,细细抚摸着有了岁月痕迹的塑封膜,和奶奶一起把记忆倒放,聊起从前。

从前,我们出行时坐得多的是绿棚人力车,那时,还极少看得见出租车的身影,手机、网络并不普遍,小孩子仍是靠过家家、躲猫猫等小游戏来度过简单又炽热的童年。

小小的我,最爱的地方同从前小小的他们一样,是那个载满欢笑、载满快乐的海棠公园。

荣昌这座充满灵性的城市亦是一刻不停地向前奔跑着,但好在心中这个圣地依然保持着儿时的模样,这又何尝不是对长大或是离家者的一种眷恋和温柔?几艘悠闲的小船,在湖面上泛起阵阵涟漪。逢年过节,小船总是“供不应求”,想要乘坐还得排上长长的队。另外还有小火车、碰碰车、套圈圈等游乐设施和游乐项目。每次路过,脚就像灌铅一样沉重,挪不动步子,便又总是在母亲的催促声和责骂声中不舍离去。

那时便在幼小的心灵里暗暗发誓:快快长大,长大挣了钱,一定要通通玩个遍,要让这片土地越来越好,要好好守护住曾经守护我们的这片圣土。

荣昌是一座包容的城市。从它拥有的文化、建筑等便可透露出其开放、包容的城市特点。

比如昌州故里。昌州故里位于荣昌濑溪河畔,是一条集生态旅游、景观长廊、历史文化、风情餐饮、宅院酒店于一体的“明清风貌古街”。每每来到这里,我总能得到身心的放松。置身于闹市,感受这座城市的变化,兀自地醉了。荣昌还是“湖广填四川”的重要聚集地,被誉为“客家文化活化石”。荣昌又以“填川移民文化”为统领,形成了折扇、陶器、夏布3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还造就了“天下清官”喻茂坚、辛亥先驱张培爵、国画家陈子庄等名人。同时拥有万灵古镇、安陶小镇等景点。

此时此刻,思绪回转。看看现在的海棠香国,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乡乡通油路,村村通公路,连上了自来水,接上了天然气,建好了卫生厕所。这座城市,已经悄悄地改变了。但它的改变,不是变得陌生了,而是变得更加发达、更加温暖、更加迷人。

放下照片,当我再次启程来到濑溪河畔,放眼这里的一切,是如此的相似,却又与照片上的背景找不到半点联系。若非要说出荣昌半点没变的地方,那我想,也就只有它那包容、温暖的情怀,与永不停止地奔往卓越的使命吧!

昌居万山间,地独宜海棠。作为一个地道的荣昌人,便有了一个地道的海棠魂。我有幸,能在这样一座城中长大,它很小,小得承载不了我的欲望与青春年少;它很大,大得能慰藉游子们在外奋斗后留下的满身疲惫。不论我心境怎样,疑惑、忧虑,或是浮躁、兴奋,我都能在看海棠花时烟消云散,拾回本心,超越自我。

在刚刚经历了绵绵细雨的爱抚之后,漫步在海棠之间,赏着绿肥红瘦的海棠花,闻着细香,明白什么叫做“清香醉人”,听着时不时雨点滴落的声音,这是寄情山水的情怀,亦是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惬意。天下海棠本无香,独荣昌海棠香扑鼻。生在荣昌,长在荣昌,活在荣昌,海棠香国一直是我心中永恒的故乡。

我与荣昌的情缘,从它是我的故乡开始,到它不仅是我的故乡结束。她于我有太多的交集与联系。故乡荣昌,追随我一生记忆的梦。我知道,长大后的我定会与它渐行渐远,但荣昌的气息和沁人的海棠花香,将是追随我一生不变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