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游戏企业缺人缺钱,多做外包服务

山东游戏企业缺人缺钱,多做外包服务

持续火爆的《王者荣耀》在吸金无数的同时,也让人看到了游戏产业的前景。不过记者调查发现,虽然山东游戏市场玩家众多,掘金前景广阔,但受集聚乏力、人才流失、资金短缺等因素的影响,本土的游戏公司往往守着“金饭碗”,却吃不上“香饽饽”。

山东省电竞运动协会基于几大游戏企业提供的数据分析得出结论,在山东至少拥有1500万游戏注册玩家。虽市场前景广阔,但本地的游戏公司却难以发展,人才也频频外流,再加上游戏“巨头”的垄断,导致本地的游戏公司转向“外包”服务。

本报记者 陈玮 廖雯颖 

秦雪丽 马玉姝 汪泷

百人团队

多数去了大城市

28岁才进入动漫游戏培训学校的李震,如今是济南傲翼网络科技有限公司的老板。学技术出身的他先给别人打了几年工,2010年后自立门户。经过七年发展,这家主攻棋牌类手游、页游的网络游戏公司如今每年拥有过千万元的销售额,排名棋牌类国内前三。

选择棋牌类游戏,一方面和兴趣相关,另一方面也很现实。“要做如《传奇》这样的升级类大型网游,开发周期至少是半年以上,投入成本很高,风险也很大。做棋牌类游戏,单个游戏开发周期加上测试一个月就够了,短平快,资金量也不是很大。”

李震说,一个传统大型网游开发团队标配至少是四十人,如今最困扰李震的问题就是找不到人,影响团队组建。一方面成熟的技术人员被挖,一方面留不住新人。李震举了个例子,省内科班出身的高校毕业生,大四时会选择来公司实习半年到8个月,通过做项目把人带起来,“结果一毕业人家就去北上广深找工作了。”

济南动漫游戏行业协会副会长郭艳文也是本地一家动漫游戏人才培训基地的负责人,她带出的不少学生仍在这个行业里深耕。“山东不缺游戏行业的人才,北上广深很多游戏开发公司的高管都是咱山东人,但是很遗憾,本土游戏开发公司很少。”郭艳文说。前段时间她帮着朋友收购游戏研发团队,在山东找了一圈未果,最后只好转向重庆。

2011年,徐峰带着当时团队中几名要好的技术人员回到山东淄博,历经三年的磨炼,游戏在2014年顺利推出,但在试运行期间进行压力测试时,服务器却没有通过考验。从那之后,团队中的100多人大都去往北上广深等城市发展,只有极少数的人选择留在淄博拓展。

没有群体效应

公司无奈搬出山东

这是山东游戏产业公司普遍面临的问题。“其实山东不缺游戏开发方面的人才,但是很多都外流了。”山东电竞网络服务公司COO、优米网咖联合创始人于甲男说。比如,毕业于山东理工大学的漫游谷创始人张福茂,曾经制作了标志性页游产品《七雄争霸》,后被博瑞传播以10.36亿元收购北京漫游谷70%的股权,将一个作坊式的团队发展成了估值14.8亿元的公司。

除了人才的制约,于甲男说,当时的很多业务,比如手游的推广、广告投放等,本地很难找到客户,大部分时间都在外地,或者邀请客户来到山东。由于游戏产业氛围环境的影响,增加了公司的运营成本,最后于甲男的公司整体搬到了北京。“搬过去以后非常方便,客户离得非常近,而且还可以经常参加当地举办的有关于游戏产业的大会,会认识不少同行,增加交流和学习的机会。”

“总公司在北京,我们老板是山东人,有种家乡情怀,一直想把研发中心回归到山东。”烟台跃动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李阳说,烟台分公司刚成立时以客服中心和研发项目起家,当时在烟台设了研发中心,在2013-2014年的时候,公司还准备买块地建研发基地,将研发中心搬过来,但后来调查发现确实不适合,就又回到了北京。在李阳看来,相对北上广以及南方一些城市,烟台乃至整个山东省的游戏土壤并不肥沃,还没有形成圈子和群体效应,区域性环境不够,“在烟台,据我了解,做手游的公司也就三四家。”这种环境也造成人才短缺,IT人才难招,留住更难。

成本高缺资金

不少公司解散团队

在2017年一季度中国游戏企业情况分析中,北京游戏企业共394家,占比25.5%,位居首位,其中上市游戏企业占比38.8%;广东游戏企业共294家,占比19.1%,天津游戏企业共17家,然而山东并没有入榜。“目前来说,山东本地尚未开发出非常好的游戏产品。”

于甲男曾经负责筹备2012年首届山东动漫游戏产业高峰论坛,他记得当时有济南、青岛、烟台等市的游戏公司参加,5年过去了,有些参展的企业逐渐转行做了其他工作,不再坚守游戏了,甚至有的还解散了团队。“研发游戏只是第一步,游戏制作出来后是否成功,有没有人愿意代理,是否能够顺利发行,上线后能否成功,每一个步骤都需要一定费用。”于甲男说。